當前位置: 首頁 新聞中心 航天人物 正文

戴傳波 事事用心廿年成器

發布時間:2009-07-18    信息來源: 中國航天報-中國航天新聞網

       


        ■ 母親去世,但同時試驗在即。自古忠孝難兩全,英雄注定染有杜鵑啼血的本色。在試驗基地,他平靜的表現,沒有讓其他隊員覺察到他內心的悲傷。其實,對母親的愧疚之情時常撞擊他的心扉。
  ■ 一個企業的成功,30%靠策略,30%靠機遇,而40%靠執行力,在三江集團發展的關鍵時刻,他靠著強大的執行力,積極進行型號產品的歸零工作,立下了赫赫戰功。
  ■ 領導的執行力是靠扎實的業務能力、嚴謹務實的工作作風、吃苦耐勞的精神以及獨特的人格魅力積累起來的。他之所以受到擁戴,是因為個人品質散發出的魅力。

  歲末的一天,某型號箭在弦上,已進入發射倒計時。
  片刻,隨著點火指令,騰空而起的神劍如焰火般放飛,燃紅了湛藍的天空,燃紅了白雪覆蓋的大地,燃起了航天人的激情。當試驗圓滿成功的喜悅傳開時,型號總設計師、三江航天集團副總經理戴傳波默默想起剛剛去世的母親,事業成功的大喜與母親離去的大悲同時涌來——
  1 遙寄綿綿哀思
  2003年底,正在祖國西部高原組織試驗合練的戴傳波得知母親去世的消息,三江航天集團總經理馮志高在電話里說:“家里決定派石泉副總接替你的工作,你馬上回來吧。”
  戴傳波冷靜一想,回去最快要一天半的時間,而三江集團副總經理劉石泉趕來也要一天半,兩人工作無法交接,況且用戶很快就要來聽取關于試驗的專題匯報,試驗在即,實在離不開。自古忠孝不能兩全,英雄注定染有杜鵑啼血的本色。戴傳波沒想到自己會遭遇這樣兩難的選擇。
  做出決定之后,戴傳波告訴馮總經理不回去了,只要求家里錄個像。隨后,他又給在外地出差的妻子打電話,要求妻子替自己盡點孝心,不要向組織提任何要求。
  戴傳波把悲痛埋在心底,按要求向用戶匯報了試驗準備情況。他平靜的表現,沒有讓其他隊員覺察到他內心的激蕩。其實,對母親的愧疚之情時常撞擊他的心扉。
  母子情深。戴傳波的家鄉在湖北黃岡,每年春節都要和妻子、女兒回老家過年。1993年父親去世后,他想把欠父親的那份情加倍孝敬給母親。自從集團調遷到武漢,回家的路程縮短了,只要不出差,每年總要抽空回去看望母親幾次。患有高血壓、冠心病的母親不論身體狀況如何,見他們要來,老遠出來迎接,張羅飯菜。每次離開時,她都要對兒子叮囑一番。
  2003年初,戴傳波對從未出過遠門的母親許諾:“4月份我能抽出空來,到時候帶您坐飛機到北京玩一趟。”正當他們準備啟程時,“非典”成了這次出游的禁令;“非典”解禁后,他們又把出行的計劃推遲到金秋10月。接踵而至的試驗,讓旅游計劃再次擱淺,沒想到這一拖竟成了戴傳波永遠的遺憾。
  安葬母親的那天,他離開隊員,把自己關進宿舍,跨越陰陽兩界,用心靈向母親訴說綿綿的愛,用淚水表達對母親的哀思……
  2 干活有些“瘋狂”
  戴傳波成長的過程見證了型號發展的歷史。1983年,畢業于哈爾濱船舶工程學院控制系的戴傳波被分配到三江集團設計所八室,從事地測工作。在八室,他一干就是7年。1990年底,他調到四室,從事型號產品控制系統的設計。
  產品立項之后,他就開始琢磨為控制系統“減負”,總共做了60多項更改,讓繁瑣的設計變得簡潔明了。幾次大型試驗都驗證了他設計思想的正確性。更改后的設計方案得到了專家的肯定,得到了領導的贊賞。
  1999年11月,戴傳波被任命為設計所副所長、型號副總設計師,主管型號批產工作。隨著批產的來臨,某核心部件跟不上生產進度,獨立研制該產品的事又被提到了議事日程。
  過去他們曾兩次研制該核心部件,由于技術沒吃透,時機不成熟,均無功而返。鑒于以往的教訓,三江集團決定成立一個項目研制小組,由戴傳波擔任技術組組長,全權負責研制工作。
  凡是與戴傳波有過近距離接觸的人,都能感受到他的工作激情和熱情。險峰廠副廠長楊顯林說他有些“瘋狂”,干起活來不要命。這一點在研制該核心部件時得到驗證。戴傳波給自己定下一條紀律:午休了,晚上必須工作到凌晨2點;沒有午休,可以在深夜12點結束。盒飯成了項目研制中的主打正餐,面包、快餐面、礦泉水是研制人員胃中“常客”,隨著研制工作的深入,能與戴傳波從早上8點堅持到次日凌晨2點的人所剩無幾。
  為了證明設計的科學性和合理性,試驗常常需要在三地展開。戴傳波工作講效率,生活要求卻不高。產品要到外地進行試驗,為了搶時間,戴傳波帶領同事擠上了“普快”。此時天氣酷熱難耐,車廂里相當擁擠,作為設計所副所長,完全可以要輛小車,但他覺得自己還是和大家一起同甘共苦為好。大家站在列車過道上,戴傳波脫下襯衣,露出背心,一邊用衣服扇著風,一邊跟大伙兒聊天,樸素得像一名“鄉村干部”。
  在很短的時間內,戴傳波就帶領大家解決了有關的一系列技術難題。如今,提起這個核心部件,大家自然會想到戴傳波。
  3 “恐戴癥”的由來
  在2002年底的一次試驗中,出現了一點問題,用戶要求給一個明確的說法。問題的焦點集中到某穩定裝置上,一些設計人員認為,是不是穩定裝置強度不夠,才導致產品不按預定的軌道飛行?戴傳波卻提出了一個相反意見:支架的強度不是弱了,而是太強,下一步是要降低它的強度,等量分配。戴傳波運用逆向思維提出的建議招致了一些人的反對。但他發現完全有這種可能,并提出了改進措施。在以后的型號試驗中,試驗數據說話了,說明這樣的改進是可行的。                
  在此期間,各廠都得了“恐戴癥”。歸零任務壓倒一切,凡是與歸零有關的事情,沒有按計劃完成的,都會受到他嚴厲的批評。其實大家也知道,戴傳波肩上的壓力更大。
  不久,在某試驗場落區,參試人員發現一枚產品殘骸出現異常,立即向試驗隊隊長戴傳波匯報。
  戴傳波得知這個消息非常震驚,心一下子提到嗓子眼上。一旦此部件出問題,整個型號的威力就大打折扣,已經生產的所有這種部件將推倒重來,并有被其它單位取而代之的危險,這對三江集團來說是個嚴峻的考驗。
  本著對用戶負責的態度,三江集團立即停止了試驗,試驗隊返回大本營展開歸零。
  2003年的盛夏給三江集團職工留下了深刻的印象。戴傳波把相關人員召集到駐地,對產品缺陷展開技術攻關。戴傳波以前接觸這種部件不多,為吃透基本原理和相關標準,他同大家一起學習,很快他就找到了設計規律。設計人員向他匯報時絲毫不敢馬虎,稍不留神就會被問得啞口無言。
  沒完沒了的討論,沒日沒夜的試驗,設計人員都很疲憊,心里暗暗罵他是“戴瘋子”。盡管大家頗有怨言,當看到戴傳波忙碌的身影,心里也找到了平衡點。哪里有難題,哪里任務最艱巨,他就會在哪里出現。常常在孝感工作到深夜才回到武漢的家,第二天清晨又準時出現在現場,他像一座恪盡職守的鐘,雷打不動。經過一段煉獄般的生活,他跟大伙兒一起把關鍵技術摸了個透。
  一天,改進產品進行地面試驗出現故障。聽到這個消息,戴傳波讓試驗人員馬上從現場撤回來,他則連夜趕到生產廠家,主持試驗評審。“作為多年的專業設計人員,被我們忽略的一些細節讓戴副總經理捕捉到了,我們很慚愧。”設計所室主任誠懇地說。
  思常人想不到的亮點,行常人找不到的路徑,就會見到常人碰不到的景色。有天晚上,戴傳波正在北京出差,設計所主任設計師與他通了一個多小時的電話,僅僅是討論結構問題。戴傳波主張對結構進行改進。這一重要提示,打開了解決問題的窗口。
  很快,戴傳波帶領大家拿出了令人信服的方案,經過仿真試驗的驗證,證明了該方案的科學性。型號再刺蒼穹,試驗圓滿成功。
  這次歸零不僅從根本上解決了產品存在的缺陷,為三江集團在這一領域繼續保有一席之地奠定了堅實的基礎,而且為產品重新贏得顧客的信賴提供了可靠的保障。在慶功的時候,紅林廠廠長開玩笑說,這個產品應該命名為“戴氏產品”。
  4 嚴厲中的寬容
  三江集團許多單位的領導都感受過戴傳波的嚴厲,許多同事都體驗過戴傳波的苛求。與他接觸的時間長了,大家更能感觸到他的善意與寬容。一件件小事串聯起來,人們勾勒出一個可以信賴的朋友、一個值得依靠的兄長的輪廓。
  有一次,設計所一名姓鄂的職工與戴傳波一起坐飛機到昆明出差。飛機快起飛時,戴傳波問鄂師傅:“你是第一次坐飛機吧?”鄂師傅點點頭。“我們換個位置,你可以看看窗外的景色。”戴傳波馬上把自己靠窗的座位讓給了她。這么多年來,鄂師傅一直把這件小事珍藏在心底。
  設計人員都很樂意與他共事,做事不拖泥帶水,講話不藏著掖著,而且樂意與大家一起分享自己的成果。設計所一名高級主管回憶起這樣一件事:1994年,所里將模飛設計任務交給剛出校門的他。戴傳波知道后,主動把自己開發的設計軟件送給他,并叮囑:“有什么問題找我。”借鑒戴傳波的設計成果,他完成設計任務至少節約了四分之三的時間。一個初來乍到者,能得到這樣一份關心,心里暖洋洋的。
  大大小小的試驗是戴傳波生活中的主旋律。高原試驗對于三江集團來說意義重大,關系到產品能否繼續發展的問題。
  戴傳波組織了一支試驗隊,風雪兼程奔赴高原。西部的冬季漫長而寒冷,試驗隊抵達目的地的當天,氣溫低到-28℃,這對習慣了南方濕潤氣候的試驗隊員來說,有些難以忍受。在高原上行走,相當于負重20公斤。駐地條件比較艱苦,室內連衛生間也沒有,室外滴水成冰。剛到高原,戴傳波的反應比較強烈,頭疼、胸悶等不良反應一起襲來。盡管如此,他一安頓下來,就直奔試驗廠房,檢查測試情況。在室內測試還好說,轉到遙遠的試驗場,條件更艱苦。路上厚厚的積雪,一段幾十公里的土路,讓人切實體驗到行路難的感覺。在冰天雪地里作業,對身體和毅力都是嚴峻考驗。有一項指標是這次試驗的技術關鍵,身在高原的戴傳波與遠在北京的集團總經理馮志高進行了大量的演算,通過交流與探討,才將指標確定下來。
  古語說,好事多磨。型號發射前夕,發現產品加溫不能滿足要求,而在北京的首長還在等待觀看。不論是延時,還是暫停,戴傳波必須迅速決策,大家把目光投向戴傳波。憑著對產品的全面了解,他沉思片刻,果斷決定:“延時1小時發射。”1小時以后,神劍騰空而起,型號把銀裝素裹的西部高原點綴得分外妖嬈。首長在北京觀看了試驗的全程直播,大家激動的情緒在傳遞。試驗成功,證明了專家型領導對產品的總體把握能力,證明了航天的實力。
  昨天,在汗水與淚水交織的場景中,戴傳波帶領團隊攻克難關,勾畫出一幅團結爭氣的動人畫卷。今天,戴傳波仍然沖鋒在前,一份睿智、一份干練、一份執著支撐著他,繼續演繹著一位航天人的精彩人生。
  
        戴傳波,研究員,國家有突出貢獻中青年專家。1961年8月生于湖北黃岡,1983年7月畢業于哈爾濱船舶工程學院自動控制專業,1998年12月加入中國共產黨。歷任設計員、工程組長、副主任設計師、主任設計師、副總設計師、總設計師;1999年11月任三江集團設計所副所長,2002年2月任三江集團總經理助理,2002年6月任三江集團副總經理。
  他一直從事航天型號的研制、設計和科研管理工作,解決了一系列關鍵技術難題,成為控制系統方面的技術帶頭人。先后從事地面測發控系統的軟硬件設計和控制系統綜合設計,主持完成了多個型號的系統設計,并先后獲得了國防科技進步獎6項,其中一等獎1項、二等獎3項、三等獎2項。
  他1992年被破格晉升高級工程師、1996年被破格晉升研究員;1998年起享受政府特殊津貼,1999年獲航天基金獎。2000年獲湖北省“五一”勞動獎章;2002年被評為航天科工集團公司有突出貢獻的專家。

  有苦同“享”
  一次三江集團型號試驗隊專列抵達試驗基地,時值盛夏,地表溫度高達40℃。為了盡快卸下產品,盡早投入試驗,大家都投入到卸車的工作中。身為副總師的戴傳波頭戴草帽,頂著烈日,蹲在平板車上和大家一起撬扒釘。大家讓他休息會兒,戴傳波笑著說:我們不僅要“同甘”,還要“共苦”啊。
  當回“逃兵”
  一次,總政文工團到試驗基地進行慰問演出時,作為特邀嘉賓的試驗隊隊長戴傳波被安排到看節目的最佳位置。他卻把這個機會讓給第一次到試驗基地的試驗隊臨時黨委書記陳建中,并說:“就讓我當一次逃兵吧。”他自己則埋首案頭,準備匯報材料去了。
  年輕一把
  2004年9月12日,戴傳波的女兒怎么也沒想到爸爸會陪她一起看電影《哈里波特III》。因為在她的印象中,差不多半年來爸爸就沒有陪她度過一個完整的周末,最多只是偶爾和她一起在家看看電視,就別指望陪她逛公園、看電影了。陪女兒看完電影出來,戴傳波風趣地說:我也年輕了一把。(文/肖文正 王斌 李宏文 王均武)
      (責任編輯:孫建平)

k9彩乐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