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前位置: 首頁 新聞中心 航天人物 正文

馬 杰 在耕耘中體驗幸福

發布時間:2009-07-19    信息來源: 中國航天新聞網

       

 
  人物名片
  馬杰女,回族,1963年1月出生,1985年7月參加工作,1984年12月入黨,1985年7月北京航空學院(現北京航空航天大學)機械制造工程專業畢業,2005年9月哈爾濱工業大學管理工程專業畢業,研究生學歷,碩士學位,研究員級高級工程師。
  馬杰歷任航天科工集團公司二院283廠全面質量管理辦公室副主任、質量管理處副處長、副廠長、廠長。她曾榮獲集團公司巾幗建功標兵、十大杰出女職工,中央國家機關優秀青年,全國“三八”紅旗手等稱號。先后獲國家科技進步特等獎一項,部級科技進步二等獎一項,國防工業企業管理創新二等獎兩項、三等獎兩項,曾獲中國航天基金獎、中國航天事業50年重大貢獻獎,享受政府特殊津貼。
  2008年,馬杰當選為第十一屆全國人大代表。
  2008:演繹一曲動人的“春天的故事”
  2008年春天,對于馬杰而言,是一個豐收的季節。
  她先是榮獲全國“三八”紅旗手稱號,然后又作為第十一屆全國人大代表參加了兩會。代表團里的很多代表得知馬杰是一名航天企業的女廠長時特別吃驚,既驚訝又欽佩地問到:“您是搞航天的啊?”馬杰聽到之后,只是禮貌地微微一笑。這次參加兩會,馬杰再一次深刻地感受到了航天在國家的重要地位。會上,她認真參加每一次討論,并做好筆記。
  對兩會格外重視的不僅是馬杰自己,還有她遠在長春市的父親。這位曾任長春市民族事務委員會主任的老者,對女兒能夠走進人民大會堂直接參政議政很是自豪。在上會前,父親特意打來電話,對馬杰進行“上會培訓”,千叮萬囑,例如怎樣正確看待人大代表,如何認識代表手中的權利。老人家還強調不僅要認真聽會,領會大會精神,還要虛心向老代表學習。提到父親的可愛,馬杰笑得前仰后合。
  “國家給我的榮譽太多了,我僅僅是做好了自己的本職工作。雖然對每一件事情我都盡了自己最大的能力去做,但還是特別怕做不好。”面對榮譽,馬杰依然保持恬淡和內斂的本色。
  童年 長春 班長
  1963年1月,馬杰出生在長春市一個干部家庭。雖然家庭條件優越,但是馬杰卻沒有表現出“驕嬌二氣”。她的早熟和懂事,一直都讓很多長輩記憶猶新。3歲時,馬杰就有意識地為剛出生的妹妹留零食,一直到自己都忘記了,等發現時零食在抽屜里已長了毛。
  上個世紀60年代,政府大院被很多孩子們視為“樂土”。而留存在馬杰印象深處的是“父親伏案工作的背影,以及頭上那一盞昏黃的燈光”。如果做事不認真,小馬杰挨批是經常的事;即便生病了,父親也鼓勵她要帶病堅持學習。
  很快,紅色風暴席卷全國。在那個年代,很多家庭都吃了不少苦,馬杰的父親也沒有幸免。可是在馬杰的記憶中,父親從來沒有過任何抱怨。馬杰曾看到父親大汗淋漓地從外面趕回來,然后輕描淡寫地對奶奶說:“媽,快給我做一碗面,再臥兩個雞蛋,我下午要挨斗去了。”日后,隨著年齡的增長,馬杰逐漸知道了那場災難對父親那輩人帶來的創傷與悲痛。可是,記憶里只有父親淡定的眼神與冷靜的表情,沒有絲毫的抱怨,他們仿佛是在用自己的冷靜去冷卻那場瘋狂之火。回憶起這一幕時,馬杰眼圈紅了。
  馬杰坦言,“家庭對孩子的影響是潛移默化的,同時也是至關重要的,我很慶幸我的家庭為我的人生上了很好的一課。”
  1970年2月,家家戶戶還沉浸在農歷新年的喜慶中。而馬杰一家卻被告知要前往長春市市郊一個縣的生產隊去接受“貧下中農再教育”。
  在那個寒冷的冬季,馬杰進了當地的一所小學念書。一間教室、一位老師、一塊大石板,一邊是一年級的學生在埋頭做題,另一邊是二年級的孩子在聽老師講課。下課后,馬杰就和小伙伴一起下地玩耍。外人看來無比艱苦的學習條件,馬杰倒覺得其樂融融。
  與之相對的是生活條件的困苦。端午節,冷鍋冷灶,妹妹圍著對門屋包餃子的老奶奶打轉。看著這一幕,母親在一旁偷偷地抹眼淚。有個老鄉很快就發現了這個回族家庭的凄涼,二話沒說,抄起獵槍就出去了。一杯茶的功夫,老鄉就拎著兩只野雞“凱旋”。這下,家里立刻就有了節日的氣氛,一家人歡天喜地地用這些肉做了一頓餃子宴。3年多的“田園生活”成為馬杰一生中的美好記憶。馬杰的父母至今和那位老鄉保持著聯系。“中國農民的樸實與善良,讓我在懵懂時期,就學會替他人考慮了”。
  1973年,馬杰和家人一起回到長春后進入了當地的一所小學念書。在這個熟悉的“陌生城市”,馬杰感到很不習慣。由于說話帶有濃重的鄉下口音,有些同學故意學她說話;她穿著的帶補丁的衣服也被同學笑話。馬杰覺得自己就像一個“邊緣人”,孤獨感在這個只有10歲的小女孩心中蔓延。很快,她和班上另外3個和她一樣從鄉下轉來的小伙伴成為了朋友。四個女孩一起發奮學習,一個學期下來,她們名列前茅,而且被評為了班上的“三好學生”。而馬杰也因為自己的懂事、豁達,成為了班上的“核心人物”——班長。此后,她初中、高中幾乎都是一班之長。
  1981年,馬杰高中畢業。對于那個年代的考生而言,填報志愿是一項藝術,想去哪里?能去哪里?這一切取決于正確的自我評價。
  一邊是父親的“主張”:首選本市,其次省內,再次東北,底線關內;一邊是來自北京航空學院老師的游說。站在人生的十字路口上,馬杰遲疑了。
 大學 畢業 留京
  馬杰最終還是選擇了北航。在得知女兒的選擇后,母親難過了好幾天。她不明白,別人的丫頭都那么戀家,而自己的閨女怎么就有那么大的心呢?
  進了大學后,馬杰成為一名機械系的學生。她這時才知道,原來北航不是教“開飛機”的。報到的第一天,馬杰就被“震撼”了:全班27個人,22個不是班長就是團支書,還有幾個是地區的狀元。先前的優越感頓時蕩然無存。
  很快,馬杰找到了自己的坐標。她把自己定位于一個“普通學生”:扎實做事,認真做人。她把自己的社會活動減少了很多,把精力主要放在了學習上。由于品學兼優,馬杰在大四時光榮入黨。
  1985年,馬杰大學畢業,她和很多同學一樣,面臨著被“挑選”的命運。
  馬杰和大家一起忐忑地等待著這一天的降臨。在畢業前夕,當得知自己可能回到長春的一家軍工企業時,淡淡的傷感涌上心頭,但很快又平靜了:能夠回家,離父母近一點,也是不錯的事情。但是,要離開這個留下了自己美好記憶的地方還是萬分不舍。她開始有意識地在北京周邊轉悠,在一些自己經常去的地方駐足。
  畢業前一天,馬杰和其他同學坐在教室里焦急地等待著老師的“宣判”。當聽到“馬杰,航空部303所”時,馬杰簡直不相信自己的耳朵。航空部303所位于北京東高地。事后她才知道,這個留京名額是在開會前臨時確定的。那一年,除了四個北京籍的同學順利留京外,馬杰是全班唯一一個外地留京工作的學生。
進航天 副主任 副廠長
  1987年,一個偶然的機會,馬杰調進了原航天部二院283廠。當時馬杰有兩個選擇:一個是在機關做團委工作;另一個是下基層做一位普通的工藝員。馬杰很愉快地選擇了后者,“能干與專業相關的工作,打心眼里都是幸福感。”在完成好本職工作的同時,有過正規大學教育經歷的馬杰還被邀請去“中級工培訓班”授課。所有的“學生”都比馬杰年長,可是馬杰卻沒有絲毫的緊張,認認真真地對待自己的每一次課、每一個學生。直到現在,廠里還有人稱呼她為“馬老師”,他們還對馬杰講課的細節津津樂道。
  在基層工作兩年后,由于工作需要,馬杰調進了廠機關,在全面質量管理辦公室負責質量工作。從此,馬杰走上了管理崗位。
  新的崗位,新的挑戰。孩子剛出生,愛人經常在外出差,老人們都有自己的工作,馬杰一個人既要干工作,又要帶小孩。晚上把孩子哄睡著后,就開始伏案工作。上個世紀90年代,正是航天系統開始狠抓質量的時期,很多廠所就是在這個時候開始梳理自己的生產流程,制定新的“質量規則”。馬杰的工作便是如此:帶領部門人員編制產品質量檢驗規范。從繁冗、復雜的經驗中提取出最符合283廠的規范,難度可想而知。只有馬杰知道,自己在工作、自學與家庭中不斷調節的艱辛。也正是由于馬杰的踏實工作與勤奮敬業,僅僅兩年的時間,她便走上了副主任的工作崗位。
  正當馬杰在充實的生活中享受收獲的甜蜜時,1995年的一天,在283廠的一個灑滿陽光的辦公室里,當時的二院黨委書記找到馬杰:根據領導推薦和民主測評,院黨委決定任命你為283廠副廠長。馬杰的腦袋“嗡”的一下就大了。在她的眼中,廠領導都是德高望重的前輩。在此之前,“副廠長”這三個字在馬杰心里覺得遙不可及。然而面對領導與職工的信任與重托,馬杰知道自己無路可退了。“女同志當干部,遇到的困難會更多,家庭和事業要兼顧,所以付出的會比男同志多,你要有思想準備。希望你能珍惜這個鍛煉機會,發揮自己的能力。”13年過去了,這一番推心置腹的談話猶如明鏡高懸,至今照耀著馬杰坦蕩的內心。那一年,馬杰32歲,一個留著麻花辮、愛穿白色的確良襯衣的人。
  當了廠領導,馬杰肩上的責任更重了。1995年10月,283廠正式啟動了質量認證工作,在短短一年的時間內,廠里要在編撰質量文件的同時,加強對員工的培訓。馬杰走上講臺為員工進行質量文件宣貫。嗓子啞了,喝幾口“胖大海”,接著講。由于質量認證沒有他人經驗可以借鑒,更沒有前人的條文可以參考,工作量之大,可想而知。馬杰和其他兩位廠領導一起,按照廠長的思路和要求,用了整整兩個月的時間,組織編制了三個層次的質量體系文件,建立了以質量責任制為中心的綜合管理體系。用“質量”這一經線和“責任制”這一緯線組成了一個網絡,這就使各項管理工作協調統一、步調一致,從而達到了實現企業整體效益的目的。更值得一提的是,1997年,在當時的航天總公司深入貫徹“28條”要求時,283廠的質量管理工作得到了時任總經理的劉紀原同志的充分肯定。一時間,廠長游雄和馬杰成為兄弟單位的“座上賓”——他們受邀就質量體系的建立與實施進行“巡講”。
  這一套方案日后經過多次完善,一直沿用至今。馬杰坦言這也是自己“最得意”的成果之一。
站在理智與情感兩端的女廠長
  2000年9月5日,是馬杰終身難忘的一個日子。
  這一天,隨著新老班子的交替,馬杰接替老廠長,成為了283廠建廠以來的第一位女廠長。那年,她37歲。
  盡管在副廠長的崗位上干得有聲有色,但是對馬杰而言,自己在財務、人事等方面都是一個“生手”。
  接任廠長后的第一個考驗就是型號報價。這對馬杰而言是一個從未接觸過的領域。如果報價不合適,不僅將影響一批型號任務,同時還會使后續生產陷入被動。
  班子里的其他成員獲悉了馬杰的難處,主動站出來,替馬杰分擔起重任。“我特別感謝他們,論經驗和資歷,我比很多人都差得遠,可是大家依然大公無私地幫助我,讓我盡快實現角色轉換。”馬杰坦言,這些年大家協同共事,讓她對“人心齊,泰山移”篤信不已。
  馬杰上任后面臨的另一個挑戰就是型號任務的批量生產。在為任務增加感到歡欣鼓舞的同時,一打量現有的加工條件,全廠員工又陷入了深深的憂慮之中:原已接近飽和的倉庫、原料、人力等資源不堪重負。面對“瓶頸”,她和其他廠領導科學分工,明確責權,給大家充分的信任。借倉庫、招人、緊急調配原料……一系列“應急措施”在最短的時間內化解了批量生產面臨的阻礙。而她也以高超的協調能力與溝通能力獲得了全廠上下的好評。
  身為女性,同時又是一個擁有近千人大廠的“當家人”。馬杰時常會覺得自己站在理性與情感的兩端。看著身患重病的老人前來求助,馬杰會淚流滿面,她恨不得能夠立馬掏錢給他們,以解燃眉之急。但是,作為一廠之長,工作上不能感情用事。“我代表的不是自己,不能因為自己的情感,而讓大家的工作陷入被動。”馬杰一直認為,規則是為更好地構建“和諧企業”服務。她也在積極思考怎樣讓每一個普通員工感受到規則帶來的福祉。近年來,在她的倡導下,283廠的很多規則也注入了不少“人情味”。
  說起廠里那些默默地在自己的工作崗位上耕耘的普通員工,馬杰從心底特別尊重和感激他們。她上任后,積極調整工人的薪酬待遇,“只要干得好,他們掙的比我還多。”這些年,283廠設立了“青年骨干津貼”,為技能工人提供了大量的培訓機會。20歲出頭的小姑娘破格提拔為“技師”已經不是新聞。一批有能力、有水平的技能人才脫穎而出。
  在外人看來,耕耘意味著辛苦,馬杰感受到的卻是幸福。對于這位年僅45歲的女廠長而言,未來,機遇與挑戰無限。
        采訪印象
  約見馬杰是在兩會召開時的一天晚上。作為十一屆全國人大代表,在參加了一天的小組討論后,她臉上看不出絲毫疲憊。一身藏青色的套裝、一條鵝黃色的絲巾,在淡淡的燈光下,這位女廠長顯得優雅從容。一坐下,馬杰就興沖沖地給在座的每位送上了一份禮物——第十一屆全國人民代表大會的紀念郵票。這一舉動,一下就拉近了和大家的距離。和她聊天是一件很快樂的事情,爽朗的笑聲、豐富的表情使3個多小時的采訪既輕松又愉快。32歲任副廠長,37歲又出任廠長,41歲獲國務院政府特殊津貼……當我們為馬杰頭上籠罩的“光環”感慨的同時,也被她的付出所感動。她的故事告訴記者:機遇與成功總會青睞時刻準備著的人。(文/黃希 王文明 陳曉秋)
  
     (責任編輯:孫建平)

k9彩乐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