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前位置: 首頁 新聞中心 航天人物 正文

黃培康 目標永不消失

發布時間:2009-07-21    信息來源: 中國航天報-中國航天新聞網

       


          隨著人類進軍空間的步伐,整個地球空間已經熱鬧非凡,在成千上萬的人造天體中,有的就像“順風耳”,監聽著地球上的無線電波;有的則像“千里眼”,穿云破霧洞悉地球一草一木;有的像“二傳手”,把各種通信信號從東傳到西;有的則因失效淪為太空垃圾。還有從空間飛越的各種導彈和空中悄然而至的隱身飛機,不管這些目標多么神奇,空間電子學家總有辦法鎖定它,對付它,如同“有矛必有盾”。黃培康就是從事如此使命的科學家。
  愿為“橋梁” ——致力于應用基礎研究
  上世紀60年代末,著名科學家錢學森就高瞻遠矚地看到了目標識別對中國航天事業發展的重要意義,指出雷達、光電傳感器不僅是望遠鏡,還應是顯微鏡,不但要告訴人們目標在什么地方,還要告訴人們是什么目標。
  在錢老的倡導下,從中國科學院力學所、物理所、電子部電波傳播所等處調集了大批科學家,成立了目標識別研究所,隸屬于航天工業部第二研究院。已經在航天領域工作了十多年,專業基礎扎實的黃培康自告奮勇來到這個所,在這個領域不斷地耕耘、拓展,使我國在這個領域得到了長足的進展,始終立于時代的前沿。
  黃培康這樣定位他所從事的目標特性研究和測量——介于航天科學與航天工程之間。航天科學進行的是基礎研究,航天工程致力于成熟技術的應用研究,在基礎研究與應用研究之間必須有一個橋梁,這就是應用基礎研究。沒有它,科學與技術之間就無法緊密地聯系,而應用工程就將迷失了方向。
  黃培康將該所的研究方向定名為目標與環境特征,并創立了一整套特有的研究方法與思路。
  善用“眼睛”——創建國家重點實驗室
  黃培康形象地把實驗手段比喻為“眼睛”,認為沒有實驗,那么應用基礎研究就如同在黑暗中摸索。
  正如搞氣動力學實驗需要風洞、水動力學需要水槽一樣,做目標的電磁學、光學實驗需要微波無反射室和光學暗箱。黃培康和他的同事一道在研究所籌建了光、電兩個國家科技重點實驗室。一個小小的研究所同時擁有兩個國家重點實驗室,這在全國也是罕見的。
  他直接指導的目標與環境散射輻射實驗室能夠測量飛行器縮比模型的雷達散射截面小到0.0001平方米,相當于自行車輪上的一個鋼珠對電磁波的散射量,而這時背景的雜波還要比鋼珠散射低1000倍;雷達目標成像分辨率為4厘米。20年前,某隱身攻擊機還處在試飛階段,黃培康根據自己的理論與實踐,正確推論出其在3厘米波長、50%概率的雷達散射截面為0.02平方米,這個數據與10年后公布的數據竟然極為相似。
  目標與環境電磁散射輻射實驗室已為我國戰略、戰術導彈、飛機、坦克等40多種型號提供了作戰目標與環境參數的模型與數據,提高了武器裝備的性能,也為微波遙感建立了散射輻射基本模型。該實驗室也使我國成為繼美國、俄羅斯之后第三個能完整地對目標電磁散射進行研究和測量的國家。
  “頂天立地”——放眼世界與立足實際相結合
  黃培康認為應用基礎研究的科學家必須具備“頂天立地”的素質,所謂“頂天”,就是要能夠跟蹤學科的前沿;“立地”,就是要致力于解決工程問題,理論不能脫離實際。
  在學術上,他始終保持與本領域國際先進水平接軌。1987年,他參加聯合國教科文“地球資源開發與遙感”研討班,致力于解決遙感數據與實際目標物理參數的解譯問題;2001年,他在國際雷達會議上作特邀報告《中國對雷達目標特征的研究和測量》,在大會上引起很大反響;他作為國際宇航聯地球觀察委員會委員及國際IEEE高級會員經常參加國際學術活動;他還頻頻在國際刊物與英文版中國刊物上發表論文。
  在解決工程問題上,他充分重視試驗中出現的誤差與目標特征的關系問題。在80年代某國家重點工程中,他就從目標特征出發對航天飛行器的某些重大方案作過修改和修正,并最終被總師采納。
  他認為應用基礎研究對于工程實踐的價值就在于它不直接解決遙感衛星研制、導彈的突防、飛行器的隱身,但它解決它們的共性問題:低散射機理、強的雜散背景中檢測弱小目標特征、隱身機理……他的研究取得了豐碩的成果,共獲國家科技進步二等獎1項,全國科學大會獎2項,部委級科技進步一、二等獎8項。
  “根深葉茂”——組建一支優秀的隊伍
  黃培康對于人才培養與本專業領域發展的關系有著非常深刻的認識。20年來他培養了26名碩士、10名博士,目前國內該領域頂尖的人才大都出自他的名下,可謂“桃李滿天下”。
  他對學生的要求非常嚴格,主張“厚基礎、重實踐”,要求學生必須有堅實的基礎理論、系統深入的專業知識,強調要自覺運用形式邏輯思維,善于推理和判斷,在交叉科學中求創新,同時要重視工程實踐。
  他的同事和學生們認為無論從為人還是從嚴謹的治學精神及學術成果論,他都堪稱國內該專業領域的一面旗幟,對他“厚基礎、重實踐”、重視研究方法的培養、鼓勵創新等記憶深刻,認為這些對于自己今后的人生發展起著非常重要的作用。
  作為學術帶頭人,黃培康并不滿足于已經取得的成績,他認為最重要的是利用自己的專業優勢為我國的國防科技和國計民生多做一點貢獻。他呼吁國內的有識之士,不要僅滿足于我國的資源衛星獲取的可見光照片,在紅外多光譜照片中包含了溫度、含水量等更豐富的信息,合成孔徑雷達成像照片中更蘊藏有穿透叢林、地下的資源信息。而這些照片的解譯工作正是目標環境特征科技工作者的任務。
  黃培康希望能為國家多做一些,再多做一些!(文/邱霞 攝/宿東)

     (責任編輯:孫建平)

k9彩乐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