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前位置: 首頁 新聞中心 航天人物 正文

劉興洲 學者本色平常心

發布時間:2009-07-21    信息來源: 中國航天科工集團公司

       

                                                                                                                                  宿東 攝

         ■日軍飛機轟炸中國,他,一個年幼的孩子卻盯上了天上飛著的那些家伙,由此走上了一條向太空探索的人生路。這步伐,到古稀之年仍不曾停息。  
  ■經過他與同仁的努力,中國擁有了沖壓發動機技術,這樣的國家在世界上并不多。來華做報告的美國專家參觀了他們的設備,竟然覺得自己的講稿拿不出手,當即說了一句不全是玩笑的玩笑話:“或許該邀請你們去美國做報告了。”  
  ■搞了一輩子航天,航天事業的艱苦磨礪出了他百折不撓的個性。他常對年輕人說一句話:困難和挫折是個壞脾氣的老師,但同樣能教會你很多東西。

  在連綿起伏的燕山腳下,匯聚了我國飛航導彈設計、研究的一批科技精英,他們經過幾十年的艱苦探索,用默默奉獻的精神,鑄起了共和國堅固的海上長城。中國工程院院士、航天專家劉興洲便是其中的一員。作為發動機方面的院士,劉興洲在艱辛的路上走過了40多年,為導彈發動機的研制、對國防建設做出了突出貢獻。他將自己的人生理想融入了對發動機技術的追求中,40年如一日,保持一顆平常心。每當人們提起他,都對他所具備的這種優秀品格充滿敬佩。
  少年不志短
  出生在天津的劉興洲4歲那年第一次見到飛機,但那是日本轟炸中國的飛機。在隨家人逃難的路上,劉興洲就想,中國也有自己的飛機該多好啊!兒時的劉興洲用硬紙片剪成小飛機,用橡皮筋彈射,希望它能像真飛機一樣飛起來。  
  1945年,美國的轟炸機飛過天津上空,日本人對美國的到來極為恐慌,不久美國用飛機向日本投放了兩枚原子彈,日本投降二戰結束。劉興洲再次感到飛機的威力,他暗下決心:我要讓中國的飛機飛上天。當時他做的飛機模型已有模有樣,配有螺旋槳。  
  伴隨著這個理想,劉興洲高中畢業了,他毫不猶豫地選擇了清華大學航空學院。入學一年后,國家對高校進行院系調整,清華大學航空學院與國內其他幾個航空系合并,成立了北京航空學院(現在的北京航空航天大學)。劉興洲被劃歸到航空發動機工藝專業,雖然他沒能讓飛機飛上天,但他參與研制的發動機卻讓不同型號的導彈飛上了藍天。  
  學習不受擾
  年過古稀的劉興洲在航天領域工作40多年了,這40多年他的研究經歷了由低到高的三個階段。三個階段研究的核心只有一個,就是發動機,而劉興洲一生的苦樂、榮辱也全部系于發動機的研究。  
  1956年,劉興洲從北京航空學院畢業,一年后,他同許多科技人才一道,從祖國的四面八方被秘密召集到一個偏僻的地方,開始了當時國內尚屬空白的沖壓發動機的研制。他的直接領導便是航天老專家梁守 。  
  這是他第一次接觸沖壓發動機,一時摸不著頭腦。怎么辦?橫下一條心:學習。于是他想辦法把有用的書弄到手。經過一段時間自學,他逐漸開竅了。當時不僅研制人員少,連最起碼的設計和試驗條件都沒有,他們就從發動機和試驗設備設計開始著手。從不懂到逐漸掌握,后來慢慢地,他也可以向年輕人傳授經驗了。  
  1958年“大躍進”開始了,航天科技人員也一樣被卷進了“革命洪流”。劉興洲和他的同事們白天搞運動,寫大字報、大煉鋼鐵、比賽詩歌,晚上搞設計。他們經常通宵達旦地工作,誰也不肯回去。有一次,劉興洲拉著拉著計算尺竟毫無知覺地倒在地上睡了過去,那時全憑精神力量在支持,他們硬是在十分簡陋的條件下建成了當時亞洲最大的發動機試驗臺。  
  1961年至1965年劉興洲被派到蘇聯學習。1965年,回國的他滿懷抱負,準備大干一場,但誰也沒想到,僅僅一年之后,“文革”開始了,科研生產陷于癱瘓。在那混亂的日子里,劉興洲與同事們冒著政治壓力和人身迫害的危險,堅持進行了100多次試驗。當時在無政府狀態很嚴重的情況下,不久擔任研究室主任的劉興洲也靠邊站了,他不愿大好時光就這樣白白流走,于是牽頭組織了七八個人,用了一年左右時間,將俄文版的《沖壓發動機與火箭發動機原理》一書翻譯成中文,這本書后來成為研制沖壓發動機經常被參考的重要資料。  
  攻關不畏難
  粉碎“四人幫”后,科學的春天真正到來,再也沒有了干擾和阻撓科學進步的動亂因素。劉興洲放開手腳,將全部精力投入到沖壓發動機的研制工作中。他參與組織了某型號的全彈試車。在領導的支持及全體技術人員的通力合作下,他們制定了詳細的全彈試車技術方案,按日排出了計劃進度,試車臺日新月異,進展神速。作為現場技術指揮,劉興洲在試車臺前竟連續工作了50多個小時。三四個月的齊心努力,換來了全彈試車的成功:沖壓發動機工作可靠,彈上各系統工作協調,全彈試車為以后的飛行試驗做了重要準備。  
  經過多年的努力,以劉興洲為代表的科研人員攻克了低溫起動、提高燃燒效率、火焰穩定器燒蝕等關鍵技術,研制成功了兩種型號的低空超音速沖壓發動機,填補了國內空白,該項成果獲得了國家科技進步一等獎。中國成為世界上少數擁有沖壓發動機技術的國家,裝有沖壓發動機的低空超音速飛航導彈也獲得了飛行試驗的成功。美國沖壓發動機專家應邀來我國講學,參觀了劉興洲他們的生產設備后,覺得自己的講稿拿不出手了,當即風趣地對劉興洲說:“或許該邀請你們去美國做報告了。”  
  1992年,年近花甲的劉興洲已是兩鬢染霜,國家重點新型發動機的研制任務又落在了他的肩上,他以充沛的精力和加倍的努力開始了新的征程。  
  從部件的設計、生產到串裝、試驗,他都悉心指導,精益求精。外協件質量控制是個難題,腿腳不好的劉興洲和年輕人一樣東奔西跑,每到一處他都是一下飛機、火車就直奔生產現場。在進氣道研究中,他提出了新思路,經過了反復的設計和試驗,使得產品性能達到了國際先進水平。研制進入關鍵階段,他又提出擴大合作,借用院校力量加強研制工作。同事們都說劉興洲是一部“清障車”,每當研制道路上出現了“攔路石”,工作受阻,劉興洲總能利用自己的學識及時清除。  
  說起劉興洲,和他一起工作的同事,無論老的少的都會不約而同地豎起大拇指。在技術會上,大家總是為了一個技術問題吵得昏天黑地,可一旦劉興洲一二三條地總結后,馬上有了結果,統一了大家的思路。劉興洲很忙,他的日程總是排到幾個星期外,常常是幾個單位、幾個人同時等著向他匯報,他就像一個超級象棋大師,揮灑自如地同時下幾盤棋,妙招頻出,指揮若定。  
  士兵成長為將軍,要經過戰場的考驗。從大學畢業生到中國工程院院士也要“身經百戰”,劉興洲就是在科學試驗中,在一次次解決技術難題中逐步成為發動機研制專家的。
                                                           圖為2009年4月24日劉興洲院士在國資委網站接受在線訪談
  
        授業不保留 
 
  劉興洲從1983年開始帶研究生,他對帶過的十多個學生要求都很嚴。不僅教他們專業知識,還教他們學習的方法和做人的道理。他將自己終生的學習體會傳授給學生,就是先將厚書讀薄,再將薄書讀厚。他經常教育自己的學生,不要好高務遠,不管做什么都要塌下心來做,做出成績,不虛度時光。他的學生中,有獲得德國紅堡獎學金的,有論文獲獎參加國際會議的,眾多的弟子扎根航天,很大一部分成為技術上的骨干。  
  “劉老師像一本打開的書,對我們毫不保留。”這是學生們對劉興洲的一致評價。選擇論文題目對研究生非常重要,劉興洲總是在繁忙的工作中抽時間與學生認真研究推敲,題目確定后,他又用自己的學識和經驗幫助學生論證,無私地提供大量研究數據和成果。有位學生在確定課題時,劉興洲建議他把題目集中在“側面突擴燃燒室冷態流場可視化研究”上,并指導他用二元模型方法顯示流場,這位學生采納了老師的建議后,該論文在1993年維也納國際宇航協會年會上發布,受到各國專家的好評。  
  在劉興洲的倡導和主持下,北京機械動力研究所先后舉辦了十多屆青年科技論文報告會,產生了一批具有應用價值的成果,也使一大批青年科技人員脫穎而出,成為科研生產的骨干。劉興洲擔任《推進技術》雜志編委會主任,該雜志最近獲得百種中國杰出學術期刊稱號,連續13年被《美國工程索引》[EI]、《國際宇航文摘》[IAA]和《化學文摘》[CA]所收錄。  
  奮斗不言老  
  從1987年至1997
年,劉興洲院士曾擔任國家“863”航天技術領域專家委員會主題專家組成員和專家委員會委員。在經過廣泛的調查和研究論證的基礎上,他和專家組一起提出了我國以載人飛船起步,以空天飛機為發展方向,模塊式地發展我國大型運載火箭和天地往返運輸系統的建議。  
  當年錢學森曾說過,奮斗50年,發揮航空航天的優勢,中國的空天飛機是有希望的。這是一項需大資金投入的工程,劉興洲根據我國的實際情況又提出了他主張的具體研究方向:研制要從小到大,從無人到有人,聲速從低速到高速飛機,直到空天飛機,逐步實現中國先進的、可重復使用的天地往返系統研制計劃。  
  研制高性能發動機是以上所有計劃的基礎。1998年,由劉興洲院士倡議,在北京召開了全國范圍的有關技術研討會,會上形成了一份專家建議書,詳細闡述了研制高超聲速發動機及高超聲速飛行器的戰略意義。這份建議書受到有關領導的高度重視,并組織多方面專家對這份建議書進行了技術論證,從此高性能發動機的研制進入了實質階段。  
  老驥伏櫪,志在千里。經過幾年的技術論證準備,國家高超聲速沖壓發動機研究的有關課題正在進行,并取得重要進展。劉興洲又將面對新的“攔路石”的挑戰,在古稀之年,他知道自己雖為老者,但他一生為發動機事業而奮斗的歷程將繼續下去。
  
  歷程劉興洲,1933年出生,中國工程院院士,我國沖壓發動機技術專家。1956年畢業于北京航空學院航空發動機系,曾任低空超音速飛航導彈副總師,某重點型號副總研究師,曾連任兩屆國家“863”計劃航天技術領域專家委員會委員,國家有突出貢獻的專家,北京航空航天大學、南京航空航天大學、哈爾濱工業大學兼職教授、博士生導師,《推進技術》雜志編委會主任,他領導參與的課題成果曾獲國家科技進步一等獎。
  
  火花 集郵愛好者  
  劉興洲知識面廣,涉獵眾多,對美術等文化藝術門類都感興趣。值得一提的是集郵,他從20世紀80年代開始集郵,他的集郵冊里除國內的郵票外,俄羅斯的小型張比較齊全,最早的是20世紀70年代的。集郵是劉興洲工作之外的樂趣,每每說起這方寸之間的藝術,一向少言的劉興洲,會細數他的收藏,把你領入一個博大精深的奇妙世界。  
  收到表揚信  
  在外場試驗中,他對自己負責的系統做到提前預想,確保不發生意外。一次,試驗基地給劉興洲的單位來了一封信,表揚劉興洲工作仔細、嚴謹,分析故障準確無誤,確保了飛行試驗成功。其實不只是在試驗隊,工作認真、思考縝密是劉興洲的一貫作風。他堅持要有信念,有事業心,更要有持之以恒、堅忍不拔的精神。  
  人老心不老  
  2000年2月的一天,一直認為自己體格健壯的劉興洲上班時突然感到心慌氣悶,趕緊到醫院檢查,原來是心肌梗塞,一輩子很少吃藥打針的他做了一次大手術——心臟搭橋。有人勸他,年紀大了,身體重要,可以半天上班半天休息,不想去了就別去。可工作離不開他,他也離不開工作,現在他仍像年輕時一樣,每天風雨無阻地從事他摯愛了一生的發動機研究。 (文/科宣)

     (責任編輯:孫建平)

k9彩乐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