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前位置: 首頁 新聞中心 航天人物 正文

可親可敬的航天雷達人

發布時間:2010-08-06    信息來源: 中國航天科工集團公司

        
圖為二院23所雷達人背著氧氣袋進行天線圍網裝配。


圖為二院23所雷達人合影。

        中國航天,在很多國人看來,它代表著高科技、高品質和高度自主創新,甚至已經成為了“驕傲”的代名詞。但是,在榮譽光環的背后,是幾代航天人無私奉獻、拼搏奮斗,用無數次試驗、用自己的青春和熱血鑄就的豐碑!
  談到航天,就離不開科研試驗,離不開做試驗的團隊。在我們習慣的航天大院生活之外,有一群人奔波在祖國的四面八方,在各種惡劣環境下為航天事業和國防建設勇敢堅守著、無悔奉獻著……他們就是航天科工二院的雷達人。

  背著氧氣袋在高原進行天線裝配
  青藏高原,美麗的雪山,讓大家一直充滿著向往和憧憬。2009年的4月,春暖花開、萬物復蘇,而此時海拔4000m的青海玉樹依然寒氣逼人、呵氣成霜。
  在玉樹機場,航天科工二院23所的試驗隊員們正對一部風廓線測量雷達進行著調試,強烈的高原反應讓很多同志頭暈、嘴唇青紫,身邊常備的是一罐易用氧氣或一包如枕頭般大小的高壓氧,實在挺不住了就狠吸幾下氧氣,繼續再干。在這里,沒有人提要求!沒有人報怨!沒有人退縮!為了搶時間,在運送他們的車輛出問題時,他們自己就直接走到設備間,短短的幾公里,他們要走3個多小時。當風雪來臨時,試驗隊員們就躲在設備間避一下,餓了就吃點隨身攜帶的方便面,有電有水就煮一下,沒水沒電就干嚼幾口。當問起他們當時的感覺時,他們沒有說寒冷和孤獨,而是說當他們走著、歇著,看著大雪覆蓋的茫茫草原時,心中充滿著成就感。他們覺得這是人生重要的經歷,是一種寶貴的財富。  
  
  在戈壁靶場,貓和大蒜成為必需品
  近日,筆者到外場看望試驗隊的同志,在他們五人一間的簡陋房間內,看到了一只叫小豆丁的貓,心中不由地想,隊員們還是很有生活情趣的。待晚上聊天時,他們戲稱,這是賓館標配,因為房間內有老鼠,服務員給他們免費配置的。因為地處偏遠,試驗隊的飲食條件有限,很多隊員會拉肚子。所以,大蒜就成了他們不可缺少的主食之一。試驗隊員趙勇甚至最后吃到不能再吃蒜了,一吃胃就疼,可他還開玩笑地說:“‘蒜’你狠!”在生活中,與老鼠相伴的還有生存力頑強的蒼蠅,他們笑言每天蒼蠅紙上沒有粘夠600只蒼蠅,那肯定有遺憾。在中午,量程只有50度的溫度計指針經常頂著邊框;晚上,穿上全部衣服還覺得涼。在這兒,還有很讓人不解的苦惱就是水管里只有熱水沒有涼水,太陽能熱水器里流下的是超過80度的熱水,假如有涼水洗澡對他們而言簡直就是恩賜了。就在這樣的條件下,試驗隊同志們經常工作到夜里12點以后才能返回賓館休息。就在筆者到達的前一天,試驗隊同志們處理數據直到凌晨4點半才睡覺,而凌晨6點他們又起來出發了。
  
        住進每天花費10元的簡陋山村賓館
  與動輒十幾、幾十人的試驗隊相比,二院23所有一些雷達試驗隊只有1-2人。因為型號的需要,他們一年四季奔走在邊疆、高山、荒原進行設備巡檢和維護,從海拔達4500米的四川甘孜州,到春風不度的玉門關,還有邊陲深山中的云南蒙自。在這些地方,根本沒有任何的保障條件而言,補給很長時間才來一趟,試驗隊員們很難吃到新鮮的菜。在那兒,偶爾運氣好也會住進賓館,收費10元/天。由于地處荒僻,為了到達這些地方,試驗隊的同志們往往在下了火車或飛機后還要坐2天2夜的長途汽車。有的站點甚至連手機信號都沒有,只有到距離雷達站十公里之外的地方才能打電話。在駐地,我們曾看到過這樣奇異的場景,在某個房間的窗口,掛著一根繩子,繩子上面掛滿了手機,一問才知道,只有這個房間的這道縫上才有手機信號,大家的手機就這樣垂直掛在一起,若有若無的保持著和外界的一絲聯系。
  
  在戈壁外場,樂觀的雷達人
  在福建的一個小山村里,年近七十的王鑫全總師帶領大家在那兒開展試驗,睡的是好幾個人一間的簡陋農舍,沒有桌子,需要演算寫點東西時就直接掀開床上的褥子,趴在木板床面上寫。就這樣,他們在所看到過的最簡陋的辦公室內解決了很多尖端的問題,最終圓滿完成了試驗。
  
  七天行程3000公里
  海邊,椰林樹影、水清沙白,讓人流連忘返。很多人羨慕有機會去濱海出差的同志。然而對參加試驗的同志們而言,感受卻不一樣。
  2008年的某天,在高速路上,一輛疾馳的車內坐著幾個呼呼大睡的人,1小時后,他們到達了目的地的山腳下,每個人都背著重達四十斤的設備開始了艱苦的攀登。這些山平時都沒有人上過,叢生的荊棘覆蓋了原本就模糊不清的羊腸小道。又是1個小時,他們登到了山的最高處,架設好設備,留下兩個同志,其他人再登上了汽車,趕往下一個山頭,去和主站開始信號測試。每個山頭之間往往要開車1個多小時,當測試不理想時,他們又在汽車上攤開地圖,重新尋找下一個位置。留守在第一個山頭的同志,穿著單薄的衣服,躲在巨石后面避風,為了兩小時后的一次信號鏈結,往往一呆就是1天,他們守著設備,中午就吃早上帶去的干糧,在天黑后下山。在尋找最佳陣地的7天里,他們磨破了2雙運動鞋,行程3000多公里,爬上過15座山峰。在結束白天的工作后,他們晚上還要進行數據模擬,往往到深夜12點才休息。“從來沒有見過你們這樣玩命的,其實也不一定要這么緊急完成的。”一起勘探的部隊同志說。可隊員們知道,家里還有很多的設備需要回去試驗和調試,早回一天進度就能趕出一天。
  
       在艦上邊吐邊干活
  在船廠,孫憲剛曾經這樣描述過他首次參加外場試驗的場景:“我曾經以為能到沿海城市出出差,順便看看海,吹吹海風,對于我們這些長久生活在內陸的人來說,總是件很讓人向往、很愜意的事情。而當我在船上看著索然無味,難以下咽工作餐時,調試部的小馬說的一句話卻給了我深深的震撼。他說:‘多吃點吧,下午還干活兒呢’。在我們吃著工作餐,埋怨著色香味不佳的時候,船上的隊員們吃工作餐只對食物有最基本的要求:飽腹,為了有力氣接著工作。我只好暗自慶幸,我排的窗口打的米飯是白的,馬偉濤的是黃的。”
  隨艦出海時,海浪總是高高地把艦舉起,又突然重重地摔下,全艦最搖曳的頂端,是他們工作的現場,每每潮起潮落,都恨不得把心肝脾胃全吐出來,而隊里的何德旺卻笑說:“要采數據,要調設備,還得有事沒事抽出時間吐一吐,雙手實在忙不過來時,就用兩個耳朵在臉前掛上一個塑料袋……”。晚上船艙內,窄窄的士兵床上,他們用繩子把自己綁在上面,這樣才不會讓自己因風浪顛簸掉下來。

  他們被稱為空中飛人
  在二院23所的售后服務隊伍中,有這樣一支飛人隊伍,給他們打電話,今天是在上海,下次打電話,人已在湛江,再打就到海南了。大家親切的稱呼他們為“空中飛人”。他們的旅行箱內出差用品一直都很齊備,就是為了便于隨時出發。往往接到電話,兩小時后就在出發路上。有人笑言,你找我,假如我不是在外地出差,那就是正在出差到外地的路上。這些年輕的同志們,往往小孩也才幾個月、幾歲,跟家人相處最多的時間恐怕就是晚上打著網絡電話跟家里交流的時間。誰不想回家吃口熱飯,守著妻子女兒享受幸福與快樂!可他們深深地理解航天人所承擔的責任,也深深地知道,在萬家燈火、暖意融融的家庭背后,需要航天人怎樣的付出和守衛。然而對他們自己而言,虧欠家人的實在太多,去年沒有和家人度過哪怕僅僅一個節假日的同志就有好幾個,每次節假日到他們家里慰問,家里就只有愛人和年幼的孩子,看著他們,再感謝的話也顯得那樣蒼白。據統計,去年23所僅僅調試部就有14人年出差時間在200天以上,其中9人年出差時間在250天以上,這是怎樣的一種精神才鑄就這樣一支讓人肅然起敬的隊伍!他們在邊陲、在荒野、在路上,他們是空中飛人,更是我們航天事業大廈堅實的脊梁!
  當聽著隊員們講述試驗隊生活的時候,我們看到他們身上體現出來的厚重的航天精神的積淀,沒有轟轟烈烈,沒有蕩氣回腸,只有落盡鉛華的淡然。“這不是什么事跡,因為大家都是這樣工作的,這是份內的事”,這是隊員們說的最多的一句話。(文/徐英淑 王國龍)

       (責任編輯:孫建平)

k9彩乐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