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前位置: 首頁 新聞中心 航天人物 正文

“雷鋒路”沒有盡頭——記“首都精神文明建設獎”獲得者史永樂

發布時間:2011-06-01    信息來源: 中國航天科工集團公司

  榜樣名片:

  史永樂,中國航天科工二院23所特裝車輛管理員,曾被評為全國學雷鋒先進個人,2011年獲得“首都精神文明建設獎”。

  肩披紅色綬帶,手捧榮譽證書,胸前掛著金光閃閃的勛章,身穿一身嶄新的“航天藍”制服……5月初的一個下午,史永樂帶著他招牌式的微笑,站在北京會議中心“首都精神文明建設獎”的領獎臺上。時間定格,閃光燈留下這珍貴的瞬間。

  到這一刻為止,史永樂在“雷鋒路”上已經走過了整整35年。

  35年間,他從高中畢業,參了軍,又在退伍后進入了中國航天科工二院;35年間,他結了婚,當上了一對雙胞胎的爸爸,并成為年近半百的中年漢子。35年的變遷很容易從他的工作、生活,乃至眼角的皺紋里找到,而35年來,他對“做好事”的信念始終沒變,“雷鋒路”一經踏上就沒有轉彎。

  他叫史永樂。不過,這不是他唯一的名字。在幫助別人的時候,他曾取名“姜鋒”、“光華”、“雷鋒車”、“黨育國”……而在別人嘴里,“好人”、“活雷鋒”、“當代雷鋒”才是他被稱呼最多的名字。

  人走到哪,好事就做到哪兒

  在史永樂的人生字典里,“雷鋒”是一個避不開、繞不過的詞兒。

  他是團中央雷鋒精神研究協會常務理事,是全國學雷鋒先進個人。他開著“雷鋒車”,一輩子學雷鋒做好事,還常被人稱作“活雷鋒”。雷鋒是他的精神導師和偶像,他甚至給自己的雙胞胎兒子取名“史雷”和“史鋒”。

  史永樂的“雷鋒路”是從小學時開始的。那是1976年,他得知村里72歲的沙老太太無人照顧,便主動承擔起老人家里挑水、打掃等家務活,這一干就是9年。

  1985年,參軍入伍的史永樂被一等功臣王光華烈士為國捐軀的事跡所感動,決心替戰友完成未盡的孝心。此后8年,他一直以“光華”的名義給王光華的父親寄贍養費、醫療器械等,并堅持探望、照顧老人,直到老人安詳辭世。

  其間,他還用省吃儉用存下來的錢資助貧困孩子、援助災區、照顧老人,每個月的津貼除了少部分自用,其他全部捐獻給了需要幫助的人。在部隊生活的20年中,他先后照顧軍烈屬、五保戶、癱瘓病人20余名,捐助23名學生完成了學業。

  “他是一個總在想怎么做好事、千方百計去做好事的人。”史永樂的同事說,“誰能幾十年如一日堅持做好事呢?他能。他人走到哪,好事就做到哪兒。”

  2002年底,史永樂轉業進入二院23所。出于工作需要,他買了一輛二手車。從此,開始了長長的開“雷鋒車”之路。

  “雷鋒車,順路免費!”每天清早,史永樂把車停在永定路公交車站附近,搖下車窗,向等車的乘客喊道。接著,在大家對這輛貼著雷鋒頭像和標語的“怪車”的打量中,史永樂一天的“雷鋒車”歷程開始了。

  “雷鋒車”風雨無阻。早出晚歸的上班族、年過花甲的老人、第一次來京的外地人、著急去醫院的病人……都曾是史永樂“雷鋒車”上的一員

  “我今天碰到‘雷鋒’了!”搭乘“雷鋒車”后,乘客周益偉興奮地說。“感謝史師傅,他讓我感覺到雷鋒精神就在身邊。”乘客張欣在留言本上寫道。9年下來,這樣的留言本史永樂已積攢了12本。

  就這樣,一路走一路做好事,倏忽間,35年過去了。有人問史永樂,你怎么能堅持這么久?他笑呵呵地說:“別把這當個事兒,用一顆平常心來對待就行了。”

  后來,經媒體報道,史永樂出名了,他多次得獎,曾受到黨和國家領導人的接見。不過,不管走到哪,老史還是那句話,“平常心、平常心”。

  快樂的“無名氏”

  獲得2011年“首都精神文明建設獎”后,史永樂名氣更大了。接受本報記者采訪后,他有些不好意思地說,晚上還要去北京交通臺做節目。

  “你現在是個大人物了。”

  “不,不,”史永樂趕忙擺手,“我只是個無名氏。”

  對史永樂幫助過的很多人來說,他的確是個無名氏。“姜鋒”、“黨育國”、“雷鋒車”……這些別名是他們唯一知道的他的信息。“到現在,有個小女孩給我寫信還叫我‘雷鋒車叔叔’呢。”他頗有些得意地笑著說。

  史永樂愛笑。高興的時候,尷尬的時候,不知說什么好的時候,都一副樂呵呵的樣子。眼角的魚尾紋深深的,這是愛笑的人普遍具有的特點。

  “做好事這么多年的收獲是什么?”記者問。

  “什么都沒想要,我就是想盡自己之力,多做一點好事。”他說。后來想了想,他又露出自己的招牌式笑容,說:“健康、快樂。”當然,還有幾摞厚厚的感謝信和留言本,這些都是他的珍寶。

  他說,這些年做好事不容易。家人不能完全理解,有時外面還會傳來一些不入耳的話:“這人傻吧?”“他覺得自己是超人嗎?”還有一些人說他是作秀、為了出名。特別是開“雷鋒車”的時候,剛開始很多人都用懷疑的目光看他,還有的人言語激烈,甚至警告他不走的話就報警。

  對于這些,史永樂有時也會在意。“有些事感到阻力很大,要不要堅持干下去?要!”他更像是在自言自語,“這是一件好事不是?是好事為什么不能做?”在自己感到困惑的時候,在家人不理解的時候,他就把這個問題拋出來,如果答案是肯定的,他就堅持做下去。

  談到這些年的付出,史永樂說,他也有收獲,那是一種精神上的滿足和激勵,沒法用物質來衡量。每當他看到需要幫助的人展開笑顏,看到孩子們在他的資助下茁壯成長,他都會喜笑顏開,覺得“一切都值了”。有時候看受助者的來信,他還會感動得掉眼淚。

  “回頭看看走過的路,我心里覺得很開心、很踏實。”史永樂說,這是這么多年幫助別人得到的最大收獲。

  對于自己的生活,他沒有太多要求。現在,他和妻子、岳父岳母、一對雙胞胎兒子擠在一棟50多平方米的房子里,眼下有一次換大房的機會,卻因付不起房款被擱置。他沒算過如果不資助別人,自己的生活水平會提高多少,而是覺得“兒子順利上學,全家身體健康,能吃飽飯,這樣就很好了。”

  “我想我就是個搭云梯的人,搭好梯子讓別人爬上去。”史永樂說,“以后他們有能力了,還可以幫助更多的人。”

  “雷鋒路”沒有盡頭

  如今,作為二院23所的一名特裝車輛管理員,史永樂的工作主要是特裝車的維護保養、工具保管、車輛驗收和調度等。每天早上,他總是早早地來到辦公室,打掃室內外衛生,然后悉心照顧這些“大家伙”。

  除了完成交辦的工作,他還堅持月有安排、周有計劃、日有小結,對保管的12種車型、20多個型號的200多臺特裝車進行了統計歸案,以便對每輛車了如指掌,一旦出現故障或小問題,能心中有數、對癥下藥。

  有一次,在一個寒冷的冬日,某型號出發前半小時發現車輛沒有氣壓,不能正常行駛。史永樂二話沒說,立刻鉆到車底下,拿著手電筒一一檢查找漏點。排除故障后,他的手凍麻了,臉色發青,卻樂呵呵地從車底下鉆出來,讓在場的人心頭一熱。

  史永樂喜歡這份工作,也喜歡自己的航天人身份。他的座右銘是“立足本職、服務航天”。在前不久領取“首都精神文明建設獎”的時候,他還特地穿了帶有“中國航天科工”字樣的工服,那嶄新的“航天藍”在人群中格外惹眼。

  工作閑暇,史永樂仍舊做著樂善好施的“舊業”。在包里,他隨身攜帶著北京市西城區展覽路紅十字會志愿服務隊的“希望之光”志愿者證和中國老齡事業發展基金會的敬老志愿者證。他還報培訓班,學會了緊急救助。

  他仍覺得自己能量太小。“還有很多需要幫助的人,要是中國多出幾個像陳光標這樣的‘大雷鋒’就好了。”他感慨道。

  由于長期從事公益事業,史永樂認識了一幫特殊的朋友,他們之間互相通告各種助人信息,每逢周末,還常常一起看望、幫助需要幫助的人。

  “好事要做到什么時候呢?”記者問。

  “這件事是有起點沒有終點的。”他笑道。

  所以今天,史永樂還是執著于“做好事、做好人”,你還是會看見他開著車隨時問路邊的行人:“您去哪?這是雷鋒車,順風免費!”(文/王娟)


      (責任編輯:鄭貴來)

k9彩乐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