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前位置: 首頁 新聞中心 航天人物 正文

王愛民:挫折是人生的財富

發布時間:2012-05-18    信息來源: 人民日報

  男兒有淚不輕彈,只是未到傷心時。說起自己不幸夭折的第一個孩子,王愛民再也止不住眼中的淚水:“當時胎兒七個月,我因為有事出差,愛人一個人在家。晚上胎兒缺氧,她沒有察覺,等三天后我回家帶愛人去醫院檢查時,胎兒已經不行了。”

  “如果我在家,這種事肯定不會發生……”這位堅強的東北漢子沒有哭出聲來,只是讓眼淚盡情地流著。

  1979年出生的王愛民,是哈爾濱工程大學電子科學與技術專業的本科生,2003年畢業后到位于湖北孝感的航天科工四院所屬的紅峰廠當了一名技術員。第二年,他臨危受命,接受了光纖陀螺的研制任務。從普通技工到受人尊敬的“大王”,王愛民及其團隊研制的光纖陀螺不僅成功應用于某型號武器,還成功轉到民用領域,打破了國外壟斷。

  年輕的技術員,被碩士、博士們尊稱為“師兄”、“大王”

  光纖陀螺是一種集光、機、電于一體的全固態角速率傳感器,因為具備零部件少、靈敏度高、使用壽命長等明顯優勢,成為發達國家競相追逐的對象,并壟斷了關鍵技術。

  生產光纖陀螺的核心設備是光纖繞環機。要把比頭發絲還細的光纖,均勻細密地纏繞到光纖環骨架上,聽起來容易,實際上難于登天。2004年4月,初生牛犢不怕虎的王愛民臨危受命,到北京航空航天大學,與這里的光纖陀螺小組合作研發繞環機。

  在由碩士、博士、教授組成的研制隊伍中,只有本科文憑的王愛民是名副其實的小弟弟。面對懷疑的目光,他絲毫沒有怯陣,從別人不愿意干的電控柜接線做起,跪在地上一根根地接、一根根地測,很快贏得了大家的認可。

  之后,小組負責人又交給他一項任務:編寫繞環機控制系統軟件。王愛民面露難色:我從來沒接觸過軟件。這位負責人給他找來幾本英文書:你邊學邊干吧。只學過俄文的王愛民沒說什么,買來一本英文詞典,逐字逐句地翻譯著艱澀難懂的專業術語,邊學邊干,硬是編出了合格的軟件。

  這年冬天,他轉戰到密云郊區一間空曠的廠房里,一呆就是大半年。這里沒有收音機、沒有電視,與外界唯一的聯系方式就是一部手機。工作、吃飯、睡覺、工作……王愛民像著魔了一樣,冥思苦想著怎么解決繞環機研制中的“攔路虎”。2005年5月,廠領導到密云探望,發現他還穿著大棉襖在廠房里忙活,居然不知道初夏已經來臨。心疼的領導和同事帶他去城里吃飯,所見所聞讓他茫然:“縣城這么大,街道這么寬,燈光這么亮——真的是呆傻了。”

  由于意見不一,他與項目負責人發生了激烈爭吵。他說:“自己暗地里也哭過,委屈和難受只有自己知道。”他按照自己的思路,不停地試驗、改進、再試驗……終于在同年8月克服排纖不均勻、設備對邊排列不整齊等難關,成功研制出國內第一臺精度最高的光纖陀螺繞環機,各項指標均達到設計要求。

  憑借這一關鍵設備,紅峰工廠成為國內首家實現光纖陀螺工程化生產的企業,所研制的產品覆蓋單軸、雙軸等四大系列、10多種型號,顯著提高了武器的命中精度。

  “我很感謝這段經歷——今后碰到再大的困難也不怕了。”王愛民說。

  烈日當空的廢舊鐵軌上,“推”出了替代進口的民用陀螺

  2008年初,王愛民又接到新的任務:開發測量鐵軌的民用光纖陀螺產品,當年7月交貨。

  “民用陀螺并不比軍用的簡單。”王愛民說,“軍品用戶的需求非常清楚,各項指標都寫在紙上,你只要拿出符合指標的東西就行了。民品客戶卻拿不出具體的性能指標,只能靠你自己拿到實踐中去試。”

  這年4月,他們到四川什邡,在一段廢棄的軌道上做實驗,結果不很理想。他們便又回到廠里,重新對產品進行改進。

  6月份他們再回到試驗場地的時候,正值盛夏酷暑。為了趕工期,他們扛著沉甸甸的電源和各種試驗工具,每天早上8點半趕到地處偏遠的試驗場,一直干到晚上6點。炎炎烈日下,他們推著軌道測試儀在軌道上來來回回,一遍又一遍地采集數據、分析測算……一個個都成了“汗人”。為節省時間,到了中午他們就蹲在軌道上吃盒飯,吃完了接著干。

  “為防止曬傷,我們每人買了一頂草帽。”王愛民說,“但那里的太陽太毒了,我們都曬得跟非洲土著一樣。”

  功夫不負有心人,他們如期完成產品的開發,各項性能指標超過國外進口產品,實現了當年批量銷售。目前,他們的陀螺已占據國內95%的鐵路軌道檢測系統,使鐵路建設擺脫了使用進口陀螺帶來的各種限制。

  之后,王愛民又帶領團隊再接再厲,開發出用于石油勘探的測斜異型光纖陀螺。其中,直徑32毫米的陀螺是國內直徑最小的光纖陀螺,讓國內外同行刮目相看。

  你干的就是這樣的活兒,照顧了工作就照顧不了家

  剛工作那幾年,由于經常出差,很少呆在廠里,王愛民每次回廠都被門衛攔住看證件。有次看完證件,一個門衛自言自語:又來了個新人。

  因為出差,他好幾次與前來探望的父母擦肩而過。2008年3月,幾年沒見面的父親第一次千里迢迢從東北趕到孝感來看他。在火車站,要到北京出差的王愛民剛好要上車,而父親也剛從火車上下來。他喊了一聲“爸爸”,父親幸好聽見了,回頭應了一聲……

  因為出差,他的第一個孩子不幸夭折。讓人欣慰的是,他的第二個孩子順利出生,如今已經9個月大了。自己忙得顧不過來,就把父母接過來照看小孩。

  “其實這個時候是小孩最好玩的時候,我也很想多陪陪兒子。”

  但他每天早出晚歸,早晨離家時兒子沒有醒,晚上回家已經睡了。“我只好等兒子半夜醒來才能陪他玩一會兒,那種感覺真的很好。”

  “你干的就是這樣的活兒,照顧了工作就照顧不了家事。”王愛民說,同事們都是“白加黑”、“五加二”,而且沒有加班費。

  讓他和同事們“苦并且快樂著”的,是航天科工集團“國家利益高于一切”的核心價值觀。“我剛來的時候也不太理解,但后來漸漸體會到,‘國家利益高于一切’在廠里并不是空話,而是體現在大家實實在在的行動中。”

  “十佳青年”、“模范共產黨員”、“省科技進步獎”……這些耀眼的光環并沒有讓王愛民飄飄然。他說:“我們還要研制精度更高、體積更小、成本更低的光纖陀螺,把它們應用到更廣泛的領域。”

  (責任編輯:王青)

k9彩乐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