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前位置: 首頁 新聞中心 航天人物 正文

無名英雄 國之干城

——記中國航天科工集團公司四院某型號試驗隊

發布時間:2013-10-10    信息來源: 中國航天報


  寂靜大山里,中國航天科工集團公司四院的一支試驗隊正嚴陣以待。

  不同于明星型號團隊的“耀眼”,這些試驗隊員鮮為人知。他們的名字對于行業記者來說同樣十分陌生。本報記者曾跟隨他們,一起目睹了型號試驗時的壯觀場景。

  試驗前夕,產品緩緩起豎,現場的人們屏氣凝神。隨著點火令下,一道白光劃過夜空,傳來巨大的轟鳴聲。不多時,傳來了試驗圓滿成功的捷報。

  更大的艱苦來自精神壓力

  根據用戶的要求,該型號產品要在極短的時間內實現定型。試驗任務之重、頻次之高、風險之大可想而知。

  今年升任型號副總設計師的小屈說,試驗時十分緊張,手腳冰涼。直到捷報傳來,他那顆懸著的心才真正放了下來。

  試驗成功后,一向寡言的嚴總,情感也像“開了閘”,唱起了蒼涼、遼遠的蒙古族民歌《鴻雁》,任那“江水長,秋草黃”的歌詞浸潤紅紅的眼圈。

  離開繁華都市,進入巍巍群山,試驗隊員們過著一種簡單而平靜的日子。其實,對于這支試驗隊而言,物質生活的艱苦并不是多么明顯,更大的艱苦來自型號攻關壓力。那種孤獨、寂寞的感覺,外人難以體會。

  負責總體工作的主任設計師小劉畢業于北京航空航天大學飛行器設計專業,留著齊耳短發的她,看起來十分干練。在她看來,型號最困難的時候已經過去了。“在型號進入大型試驗時,單由總體獨立抓總的大型試驗就有幾十項,我們面臨的協調事情可謂千頭萬緒,精神壓力非常大。”小劉坦言。

  不僅小劉如此,其他主任設計師們工作起來也是沒日沒夜,“你可能不知道,我們這個型號在研制過程中采用了一種全新的模式,很多科研人員都非常不適應。”

  除了“全新模式”外,四院抓總的型號歷來就有一個區別于其他型號的特點,即“小核心、大協作”,即核心技術在手,其他都外協配套。這樣可以最大程度地節約資源,但缺乏行政上的約束,協調的難度也會變大。

  資源如此的短缺,試驗任務又如此之重,該如何統籌?重重的擔子壓在這支35歲以下青年占半數以上的隊伍身上。

  型號領導果斷決策,將隊伍一分為二,部分主力留在單位并行開展后續試驗任務。但前方試驗就增加了不少新手,參試人員數量也比以往減少了近30%。

  不過,這支隊伍有著很好的文化傳統,有問題共同商量,有困難共同克服,有余量共同掌握,有風險共同承擔。這一從黃緯祿那一輩航天開拓者時代傳下來的“四共同”原則,正是各系統協調工作的理念。

  有“佳話”也有“難念的經”

  航天型號試驗隊的生活是一種別樣的體驗。但對于常年往返于試驗基地的人來說,這樣的日子并非那么“新鮮”、“有趣”。

  該型號一次關鍵試驗時,小屈的妻子已接近預產期。他以為試驗后自己能趕得回來,便在“哄”好妻子后奔赴試驗場。然而,由于試驗進度推遲,他在試驗場忙到了最后。

  試驗隊凱旋當天,小屈的兒子順利降生。雙喜臨門,大家都非常高興,踴躍地給寶寶取名字,不少名字都跟這次試驗有關。

  對于喜得貴子這樣高興的事,大家談起來都眉飛色舞。但說起夫妻兩地分居、老人孩子無人照看的話題,他們都犯起了愁。

  設計師小劉10歲的女兒曾對她說:“媽媽,我就想不明白,你們那么多人干了兩個月,都沒把事情干完。我開學的時候你離家;現在我都快期中考試了,你還不回家。”孩子的話語讓她感到心酸,卻無言以對。

  畢業于哈爾濱工業大學的小謝,現在是型號總師助理。他的妻子也是航天人,雙方加班都很多,基本上顧不了家。

  “我們是另一種形式的‘啃老’。本來,父母退休后,正處在另一個黃金年齡階段,可以旅旅游,但因為心疼我們,也不能自由安排。”小謝說,因為常年加班,有的同事把孩子放在老家,“孩子成長過程中沒有父母陪伴,也滋生了一些問題。”

  這樣的事在航天型號隊伍非常普遍。“寂寂無名,收入有限。工作后同學聚會時,互相一比較,心里難免有些落差。但在成功的那一刻,內心涌出的感覺真是不一樣。”很多研發試驗人員有著和小謝類似的想法。

  質量主管小曹說,出于保密要求,他的工作沒法跟家人說。現在,小兩口剛剛結婚,他又沒日沒夜地加班,有時候都沒法解釋,但是他很希望家人能夠理解自己的工作。

  “軍功章”里的另一個后盾

  作為中國航天事業奠基人的錢學森提出了航天系統工程的思想。按照這一思想,政工保障在航天型號研制試驗過程中,始終發揮著重要作用。

  四院黨委創造性地建成了開放式新型政工保障體系,形成了以“四共同”協作觀為代表的型號文化體系,并以型號產品為紐帶,成立了跨建制、跨地域的“自助式、開放型”思想政治工作保障體系研究會。

  該研究會由航天兩大集團公司的十多家單位組成,通過職工思想動態定期分析等制度,健全了職工利益訴求等工作機制,形成了多層面、多領域、全覆蓋的政工保障網,延伸至各承制單位。

  以四院為例,試驗隊出發之前,政工人員會對試驗隊員的個人情況,特別是家庭困難進行一次摸底,并制作成“連心卡”。在試驗隊員出發后,不定期地進行走訪、拍攝,并將影像資料整理后送到試驗隊給隊員播放,以慰藉遠離家人的相思之苦。

  “家里的一些日常畫面,像孩子在跑、大人在聊天,前方試驗隊員看在眼中都是極溫馨的。他們在工作之余常常看得津津有味,也多了一重放心。”試驗隊中主管政工保障工作的臨時黨委書記說。

  所有的努力都直指一個目標,那就是成功!盡管沒有聚光燈,但鮮花與掌聲仍在。最重要的是,他們擔負著保家衛國的重任,他們這些無名英雄難道不正是共和國的脊梁嗎?(文/索阿娣)

     (責任編輯:張可)

k9彩乐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