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前位置: 首頁 新聞中心 航天人物 正文

航天禮炮在高原響起——記中國航天科工四院某型號試驗隊

發布時間:2014-01-28    信息來源: 中國航天科工集團公司


  冬季的雪域高原將北方的蒼茫一展無余,戈壁、沙漠,連同遠方的山脈都是一片土黃色,原來最有生機的駱駝刺也干枯了,只有少數沒結冰的湖泊還閃著靈動的光。

  在荒漠中幾頂帳篷搭起的臨時試驗陣地上,一次新的試驗即將進行。由于試驗前夕其他型號發現了質量問題,這次試驗“如期進行”的決定下得并不輕松——指揮部會議前一天晚上開到夜里將近11點。

  “5,4,3,2,1,點火!”伴隨著一聲巨響,一柄利劍脫鞘而出,攜萬鈞雷霆之威,化作一道白煙刺向云霄……

  “成功了!”圍在顯示屏前的試驗隊員們歡呼起來。一名隊員叫著沖出了人群,又有不少人迅速擠了過來,看完畫面回放后,歡呼聲響成一片。

  這些凌晨3點鐘就起床工作的試驗隊員眼睛里放著光,互相問著同一個問題:“結果怎么樣?”聽到“圓滿”的答復后,才踏實地把心放到肚子里。在型號任務嚴峻的形勢下,他們太渴望一場勝利了,現在,他們做到了。

  “產品如人”+“眼見為實”

  這支高原試驗隊來自中國航天科工四院。由于前期準備充分,進場后的工作進展得非常順利,他們的產品在技術陣地實現了“零故障”。

  然而這時,其他型號出現的一個問題打亂了試驗隊的工作節奏。按照“舉一反三”的要求,“病”雖然生在別人身上,相關型號也要“檢查身體”,主動“吃藥”。

  因此,已經組裝完畢的產品只好重新分解拉開。負責總裝的試驗隊員說,這給他們增加了整整3天的工作量。

  趙分隊長,一位30歲出頭的管理人員,在總裝工人操作時在一旁踱來踱去。他心疼他們,“總裝工人干活總是彎著腰,有時要鉆到一個狹小空間里一干就是幾個小時,我們光站著久了都會累呢!”

  趙分隊長說,他跟很多型號試驗隊打過交道,但這支試驗隊的嚴謹細致給他留下了最深刻的印象。“試驗隊的性格跟隊長的性格很像,張隊長就是這樣的人。”他說。

  負責地面設備系統的穆主任和他有同樣的感受。到目前為止,穆主任進試驗場不下30次了,他對這支試驗隊的嚴和細很有感觸,“從管理到執行,各個方面都很嚴格,比如有些操作要求按文件進行,沒有文件支撐的操作就算經驗再豐富的老隊員也要打報告通過審批才行。操作、檢查步驟非常細化,僅某一個裝置的功能檢查就有160多項。”

  對此,試驗隊張隊長解釋說,型號研制是一個“收斂”的過程,前期抓大放小,到了后期大型試驗階段必須抓小,做到精細、精準。“航天型號產品風險大、造價高,出現問題沒有多少機會可以重新再來,因此必須確保設計和生產正確,每一步走得扎扎實實。”

  試驗隊的“嚴”和“細”打造出了高可靠、高質量的航天精品。用隊員們引用張隊長的話說就是——“什么樣的人做出什么樣的產品”。

  “產品如人”是張隊長時常掛在嘴邊的一句話。在他看來,同樣是做一件服裝,裁縫和服裝設計師做的不一樣;同樣是工藝人員,工匠和工藝大師不一樣,產品身上帶有鮮明的制作者的個人特點。對于眼前這個型號的研制者來說,要做嚴謹、細致、務實又會創新的“設計師”,而不僅僅是“裁縫”。

  試驗隊里還流傳著他的另一句名言:“眼見為實”——只有自己親眼看見操作步驟、了解現場情況才能確認。這也在某種程度上促成了試驗隊的嚴謹作風,共同構成了試驗隊和型號產品的“性格”。

  “一高一低”+“四個不知道”

  試驗隊員進場后沒幾天,一場大雪不期而至,當地最低氣溫降到零下20度左右,讓他們領教了“高海拔+低溫”這“一高一低”雙管齊下的厲害。

  而真正跟低溫長時間接觸是在試驗當天。隊員們凌晨出發,車窗上很快結了一層冰花,裹著羽絨服和軍大衣站在外面,不一會兒就被凍透了,腳趾頭在棉靴里也凍得不聽使喚,只能等太陽出來“救場”。

  對于這種寒冷,試驗隊調度小李并不陌生。去年他和隊友從試驗場地開車返回時,結果半路上車“趴窩”了,只好在沙漠里過夜。當時雖是秋季,但那里的夜間溫度已降到零下。他們4個人擠在駕駛室,把隨身帶的所有衣服都穿在身上,還是冷得打顫,只好把油機打開給車加上電,這樣挨過了漫漫長夜。第二天救援人員趕來后,又遇上了特大沙塵暴,大風裹著沙粒吹得人站不穩、眼睛睜不開……

  在高原地區做試驗,隊員們需要克服的不僅僅是寒冷和風沙,還有不同程度的高原反應。這里流傳著一句話,概括起來叫做“四個不知道”:感沒感冒不知道,睡沒睡著不知道,吃沒吃飽不知道,喝沒喝多不知道,說的是人們來到高原后的一些不適應癥狀。

  盡管試驗隊幾上高原,對高海拔有了一定的適應能力,但不少人還是出現了嚴重的高原反應。有的隊員頭疼了將近一個月,有的則一直睡眠不好。隊里的調度說,第一次過來時大家反應更強烈,有人出現了腹瀉、嘔吐和高燒癥狀,試驗期間到醫院進行輸液和吸氧治療的達到了40余人次。

  不過,在這樣的情況下,試驗隊員仍然堅持平均每天工作16個小時,有時甚至連軸轉,創造了型號大型試驗的最快紀錄,今年,又再次創造了進場后零故障、試驗高精度的輝煌戰績。

  “小聯合國”+“四個共同”

  走進這支試驗隊,不難發現它的“多元化”特點——隊員們來自四面八方多個單位,有航天系統的,也有系統外其他軍工集團的,集合了國內相關專業最優勢的力量。試驗隊駱副隊長說,這是“小核心大協作”的“國家隊”,也有隊員私底下管它叫“小聯合國”。

  “國家隊”看起來拉風,帶起來卻不容易。十幾家單位的人在一起,如何打造凝聚力、戰斗力?航天外單位進入隊伍時對航天高質量要求不適應怎么辦?

  隊員們說,作為傳承者、后來人,他們的團隊有一大“法寶”,那就是兩彈一星元勛黃緯祿院士倡導的“四個共同”原則——“有問題共同研究,有困難共同克服,有余量共同掌握,有風險共同承擔”。

  “用‘四個共同’將一碗水端平,不分集團、不分你我,我們是一個團隊,是為了共同的目標一起在努力。”張隊長說。

  以“四個共同”為基礎,試驗隊還發展出了第五個“共同”:“有榮譽共同分享”,意在不光有苦一起吃,還要有樂一起享,真正實現雙贏。

  在機構的設置上,試驗隊也有意打破單位與單位之間的界限,按照大專業來分組。比如控制系統這個分隊,由控制總體單位牽頭,各小專業涉及到十幾個單位。

  對于新單位初進隊伍時的不適應情況,試驗隊管理人員對他們從設計到生產全過程跟蹤,質量問題“歸零”手把手教,幫助他們順利度過磨合期。

  通過團結協作,這支“國家隊”為國礪劍幾十年,書寫了一次又一次輝煌,推動著我國航天事業不斷走向更高、更遠。(文/王娟)

k9彩乐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