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前位置: 首頁 新聞中心 航天人物 正文

【2017航天科工感動人物候選人事跡】失獨母親和她的兒子們——二院706所愛心團隊

發布時間:2018-01-05    信息來源: 二院

2016年7月31日,清晨,一位年近甲子的母親,目送她唯一的兒子,興致勃勃地和同事前往北京郊區度假。

然而世事難料,就在那天下午,母親突然接到了兒子的電話。

“媽…我病了…正在救護車上趕往房山醫院…你們別著急…我沒事…”緊接著,電話里傳來醫護人員的聲音。“不好!暈過去了…”

當母親火速趕到醫院搶救室時,看到的是兒子赤裸著上身、瞳孔渙散地躺在救護床上,還有一條筆直的長線靜止在呼吸機顯示屏上。

“心臟病突發,最佳搶救時限只有30分鐘,已經過去多時了。”醫生說。

母親沒有再多說什么,只是低下了頭,安靜地把兒子冰冷的雙手放在了自己的懷里,用顫抖的右手為兒子合上了雙眼。母親深知,這已是她能夠帶給兒子的最后的溫暖。

就在臨別的那一刻,兒子的眼角流出了一行眼淚。

7月末的盛夏,天卻黑的格外的早。母親在兒媳的攙扶下回到家中,那是一間入住不足百天的婚房。那天夜里,母親已記不清和兒媳抱頭痛哭了多久。只記得整理好兒子的遺物,摘下掛了83天的大紅雙喜,換上兒子遺像并點燃一柱香的時候,窗外的天空已經泛白。

2

8月6日,是兒子過世的“頭七”。

八寶山靈堂外,兒子的6位摯友——同事葉偉、孫浩、王紹興、雷岳強、王明、聶震早已在此等候,幫著母親一起將兒子的骨灰移至追思堂。他們帶著鮮花與祭品,還有濃濃的兄弟情,依次在遺像前焚香祭奠。

祭奠過后,6位男青年肩并著肩,圍在了母親身邊。

“你去了,你的母親就是我們的媽!”他們說。

伴隨著一聲聲的“媽”,母親感到內心無比震撼。此時此刻,這位失去至親的母親,又有了六個兒子。

在之后的“三七”“五七”“百天”,六個兒子都會陪母親來到八寶山靈堂祭奠,盡著作為兒子的一份責任——傾聽母親的追思和訴說,陪伴母親細數兒子年少時期的點點滴滴,講述大學時期的有趣故事,關心母親的身體健康,讓母親在失去一個兒子的艱難日子里,多了六份特別的“母子情”。

3

2017年5月,母親已轉讓了在北京的房子,決定離開生活了八年的首都,回到哈爾濱的家,并將兒子的骨灰安排在老家北安市的墓園中。

臨行前,六個兒子和母親再次在八寶山靈堂會合,祭奠完后便幫母親辦理了“遷出”手續,一同向北京站進發。

送站的路上,當車駛入長安街,經過永定路的時候,抱著骨灰盒的葉偉有意將手臂抬高,希望能夠讓他最后再看一眼那曾經為之拼搏奮斗八年的地方……

站臺前,六個兒子依依不舍地和母親惜別擁抱。孫浩從懷里拿出一個精致的禮盒,不顧母親驚愕的表情,將禮盒中的金手鐲取出戴在了她的手腕上。

“我們一直想著送媽一個禮物做紀念,這個手鐲是我們精挑細選為媽買的,寓意讓愛時刻環繞著媽,請媽一定要收下!”孫浩說。

當列車汽笛長鳴時,六個兒子向著車窗內揮舞著手臂大喊:“兄弟!媽!我們會去看你們的!”

4

2017年7月31日,是兒子過世一周年的祭日。

因工作任務忙碌,六個兒子沒能在當天趕往北安市墓園,只能通過電話向母親送去來自遠方的問候。

一周后,葉偉和王紹興作為“第一梯隊”,利用高溫假期,攜帶著同事們的真誠牽掛,來到了北安市的母親身邊。久別重逢的擁抱和喜悅,讓母親感到格外的親切,就仿佛再次見到了已離世一年的兒子……

次日清晨,北安的天陰沉沉的,就仿佛隨時可能會下起一場傾盆大雨。葉偉、王紹興和母親一起來到了兒子的墓碑前,焚香祭拜后卻遲遲不愿離去。

“縱千日等待,不會待到你的歸來;縱萬聲呼喊,也喚不回你的回應;球場上尚有你的歡笑,實驗室中尚有你的身影;長空中神箭劃過的痕跡,是你獻予祖國的財富;眼角蜿蜒的淚水,流淌著我們對你的回憶。愿天堂不再有病痛,好好休息吧,兄弟!”

此時,大雨從烏云中傾斜而下,三人在墓碑前一起抬頭遙望天空,此時已很難分清,流過他們臉龐的是雨水、還是淚水。

5

為了幫助母親走出陰影,葉偉、王紹興利用難得的假期,陪伴母親去游玩了坐落于松花江北岸的太陽島。正要經過島上一座僅有一米寬、百米長的木板浮橋時,天空中突然下起了大雨,母親站在浮橋前望而卻步。

二人撐起雨傘,小心翼翼地攙扶著母親,一步一步通過了浮橋。

“媽,剛才過橋的時候,您害怕了嗎?”

“不害怕,你們知道為什么嗎,是因為兩個字,你們猜猜看。”

“勇氣”王紹興回答。

“信任”葉偉回答。

“都答對了,現實生活中的我,就如同是在步履艱難地過‘獨木橋’,幸虧有你們這些懂媽的好兒子,是你們的悉心陪伴,帶我走出了黑暗的深淵,讓我感受到了如同親兒子在身旁一樣的開心和幸福。都說男孩心思粗獷,在我看來你們卻勝過女孩的細膩柔腸,使我這顆孤獨痛苦的心,從此不再凄涼。”母親緊緊握住了兩個兒子的手。

6

回憶和六個兒子相處的一年時光,母親真切地感受到,他們做人是那么的善良與樸素,做事是那么的認真的嚴謹,對待兄弟是那么的堅定與忠誠,對待親人又是那么的溫情與貼心。

正因如此,母親備感欣慰。她為自己是一名航天人的母親而驕傲,更為自己是六名航天人的媽媽而自豪。

從在北京站臨別的那天起,母親便從未摘下過手腕上的那枚金手鐲。每當思念離世兒子的時候,她就會輕輕地撫摸著它。

他的音容笑貌,仿佛又出現在她的眼前。

k9彩乐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