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前位置: 首頁 新聞中心 航天人物 正文

18年做技術難忘初心 向未來求創新步履堅定——記航天科工智慧產業公司董事長、“全國杰出工程師”周翔

發布時間:2018-06-28    信息來源: 中國航天科工二院

  為人隨和開朗,愛笑,談起技術來眼神里散發著光芒,這是初見周翔時,他給人留下的深刻印象。

現任航天科工智慧產業發展有限公司董事長、黨委書記的周翔,是2014年“全國杰出工程師”的獲得者。他作為總負責人曾成功研發了包括奧運場館安保科技系統、智慧城市平臺、數字一體化單兵、邊境管控系統等多個產品,獲得26項專利,在國家大型活動安保、智慧城市、應急反恐信息化、國土邊境管控等領域均有突出貢獻。

與隨和的性子相比,周翔對自己的要求甚為“嚴格”。“可以不做一件事,但做事情就要做好,要有一定的高度。”這是他最常掛在嘴邊的一句話。

在周翔的身上,有工程師的嚴謹,有企業管理者的擔當,亦有“航天人”的敢于突破、堅韌不拔。

一顆延續了18年的“初心”

1999年大學畢業至今,18年的時間,周翔歷經了研究所、外企、創業再回到航天系統的多重經歷,在許多身份里,周翔最偏愛的稱謂仍然是“技術人員”。

對于電子技術的熱愛,周翔的回憶要從小學四五年級開始。那時候,周翔家里總是堆滿了自己做的電路、燈泡、開關,令他印象深刻的還有曾隨手用秤和加鹽的棉花做出的簡易“晴雨計”,用來觀察家鄉的天氣變化。

正是這份愛好,將他帶上了做電子技術研究的道路。考大學的時候,周翔填報的志愿全部都是電子專業。

1995年,不愿呆在父母庇護下,想去外面“闖闖”的周翔順利考入了距離家鄉2000多公里的哈爾濱工業大學,進入電子與通信工程專業學習。然而,在大學中,從零開始的英語學習,成為了他的新難題。

在大學之前周翔一直學習的是俄語,為了不讓英語成為“拖后腿”的科目,周翔將幾本厚厚的英語詞典拆成了10頁每本的小冊子,每天背兩冊,再復習三天前背的內容,這樣一直堅持了三年,終于趕上了別人學習七八年的水平。

就是這種遇到困難肯堅持、嚴要求的勁頭讓周翔在面對日后的技術難題時,總是敢于迎難而上,不解決問題,不做出高質量的產品誓不罷休。 

畢業后,周翔僅投了一份簡歷,用了10多分鐘就將工作定在了航天科工二院23所。在所里兩年多的時間,用周翔的話說,就做了一件事——載人航天返回跟蹤雷達的軟件設計。

當時,周翔剛進入23所,便收到了一厚摞任務書,在沒有具體的人帶領,又要在一年后開始試驗的狀態下,周翔對自己的“狠勁”又被激發出來。

接下來的日子,他幾乎每天都要跑到各大圖書館查資料,“發瘋”一般地買書去鉆研。在試驗階段,由于做的是軟件,他所在的團隊要等到所有人都下班了,再開始工作。

“那時候,幾乎每天都住在試驗場,通宵達旦更是常有的事情。有一次軟件出了問題,我們反反復復查了十天,運行了無數次,最后終于解決問題。”提起剛參加工作時的“拼命”,周翔臉上綻開一個大大的笑容,他說,想起這一段工作經歷,覺得十分自豪。

最終,載人航天返回跟蹤雷達圓滿完成了任務,作為“功勛”雷達展示在眾人面前。

2015年,周翔調到航天長峰公司,順利完成北京奧運會108個場館的視頻系統聯網與上海世博會184天的安全保障工作。

奧運期間,周翔創新性地將武器裝備科研的C4ISR(指揮、控制、通信、計算機、情報及監視與偵察)理論運用到安保科技系統建設,并結合實際應用與航天科工專家首次提出的C4I3SRT(指揮、控制、協同、通信、情報、信息、集成、監視、探測、處置)理論,集多種報警信息采集、準確警力部署測算、多層次指揮、快速應急聯動處置于一體,實現多層級指揮中心關聯,構成奧運安保聯合作戰體系,這套系統不僅成為奧運安保指揮系統架構,更重要的是,為日后大型活動安保科技系統建設奠定了理論基礎。

值得一提的是,周翔領導建設了反恐防暴重大現場監測與控制系統,是國內首創的針對反恐防暴重大現場處置的支持無障礙、多維度信息采集和協同作戰,滿足現場環境控制和多種通信手段應急通信指揮調度的反恐防暴應急處置系統整體解決方案,被公安部科技局列為全國警用裝備科技成果推廣對象。周翔帶領團隊總結項目管理經驗,編制了大型活動安保科技系統建設管理流程規范,在上海世博會安保科技系統中實施,并成為日后大型活動項目管理的重要依據。

與周翔一起參與上海世博會安保工作的房浩回憶起來,令他印象最深的也是周翔在技術上要求甚嚴。“作為項目的技術負責人和總工程師,在涉及到技術攻關、執行細節上他從來都是親力親為、嚴格把關的,即使人不在現場,也要過問到每一個細節。”房浩說。

由于世博園區橫跨黃浦江,在保證通航不受影響的情況下,水下探測防護成為了當時安保的難點。房浩回憶,為了解決這個問題,周翔提出了實地演示的方法。通過親自在現場對3家提供技術服務的公司進行嚴格甄選和比對,問題最終得以高效解決。

在周翔自己看來,他在30歲之前把該“折騰”的都“折騰”了一遍,但是不管在哪種環境下,對于技術持續的學習和實踐都沒有停止過。

一個非典型的“杰出工程師”

在許多人看來,周翔并不是典型的“工程師”,他身上有著特別的人格魅力。

周翔曾有一個有趣的外號叫做“老頭兒殺手”,這是因為他總能與一些老前輩、老專家成為“忘年之交”,能夠向他們請教學習到許多“獨門經驗”。對此,他自己總結了兩個原因,他概括為“一高一低”,“高”就是專業能力和水平要足夠高,“低”就是做人的姿態要足夠低。

而在周翔身邊的同事眼中,他是一個既能夠在大處著眼,又能夠在小處著手的人。

現任航天科工智慧產業發展有限公司政府事業總監的蔡功與周翔共事多年,一起參與了北京奧運會安保工作與武漢智慧城市的投標工作。在蔡功眼中,跟著周翔干事“很踏實”,“他從來不會搞‘假大空’,在做事上,具體到每一個細節,都知道應該做什么。”

2011年,武漢智慧城市面向全球招標,與一起競標的IBM、惠普等著名國際企業相比,當時的周翔所在的長峰公司可以說是初出茅廬的新手。面對這塊“硬骨頭”,周翔帶領團隊迎難而上。

周翔對全國各地的物聯網項目深入研究,清晰地闡述了北京物聯網公共安全平臺的總體架構和實施路線,是國內首次將物聯網概念落實到公共安全整體解決方案和項目實施中。

在成功構建北京物聯網公共安全平臺的基礎上,周翔率領團隊將航天系統工程理論和豐富的安保和信息化建設經驗與技術應用于智慧城市建設,完成國內首個智慧城市整理規劃武漢智慧城市總體規劃。讓蔡功印象深刻的是,在去武漢投標之前,周翔會根據武漢的政策、政府文件來把握每一個環節,針對每一項業務的范圍制定規劃,然后再將各個環節的任務分解給團隊,甚至包括場館、公安等每一個專項的投標書寫到多少章、多少頁他都會具體把控。

“他對業務的理解能力及轉化到行動指導的能力很強,在當年‘智慧城市’對大家來說都很陌生和抽象時,周翔把它落到了實處。”蔡功說,也正是這種務實、高效的工作能力,讓公司在后來的杭州智慧城市招標中又一次獲得成功,并且僅僅用了一周的時間。

2014年,航天智慧產業公司正式成立。如何領導公司,對于搞技術出身的周翔來說,需要學習的東西太多。

比如如何建設一支隊伍、統一思想,如何在考核指標的壓力之下,既打好基礎,又能夠做出比較滿意的業績,解決眼前和長期發展的問題;如何面對新市場、新客戶等等,這都需要周翔轉變自己單純的“技術”思路,站在統籌與經營一家公司的角度,重新出發。

帶領一個公司應該有所長,同時也不能“偏科”。在大學曾經輔修企業管理的周翔,工作期間又在人民大學學習了兩年的企業管理。但在他看來,企業管理仍需在實踐過程中不斷領悟。

對于實際工作中接觸到的每一個新問題、新知識,周翔都會找到相關書籍去了解。在高峰時期,周翔每周會買五本書,就連出差的時候也會帶上一到兩本。

在看書的時候,他會“挑重點”,即使書的一章甚至一個小節對實際工作有用,他都會去買,然后在大量閱讀的基礎上進行總結和思考,最后形成自己的思想。

從2014年公司成立至今,“摸著石頭過河”的三年,對于周翔來說,著實不易,“每一個成功企業背后都可能有十件沒做成的事情”,周翔如是形容道。

頂著壓力,周翔帶領公司探索出一條以技術為基礎快速發展的路徑。三年來,航天智慧產業公司的營收持續強勁增長,完成了蘇州、寧波、合肥等多地的智慧城市系統的搭建,實現了交通路政、環境監測、智慧安監、智慧社管等多領域項目的落地。

這三年,對于公司來說,是不斷摸路和聚焦的過程,對于周翔來說,亦是走出“舒適區”,完成身份角色轉變的過程。“做技術,我會興奮于‘高手對決’時的狀態,而面對公司的發展,則更需要系統、冷靜和理性。”他說。

一位有理想的年輕“老同志”

早在大學二年級的時候,周翔曾經給自己定下這樣一個目標——致力于打造世界一流的信息技術公司,培養世界頂級的信息技術人才。針對這個目標,他給自己提出了四點要求,即要擁有廣博的行業知識、卓越的戰略眼光、嫻熟的管理技能、成熟的人格魅力。

他說,廣博的行業知識會帶來出色的洞察力,要把企業做好則需要懂管理,但一個企業的內在靈魂要依靠人格魅力。這個看似超乎當時年齡般“老成”的目標與要求,被周翔記了20年。

“有一些人對我的評價就是年輕的‘老同志’。”周翔笑著談起。一方面是因為他總是比常人思考得更多、更遠,另一方面也是因為他對于工作所奉獻的時間已遠超常人。

18年來持續的加班和高強度的工作,使他工作的時間達到別人的兩倍,23歲畢業至今,他工作經歷的“年齡”算起來卻已經快到60歲了。時刻打著“雞血”,保持戰斗狀態,是周圍同事對周翔的印象。

“在他的團隊中工作,要有把事情做到極致的精神。他平時一直強調,做事情一方面要不斷提高自己的水平,一方面要展示出自己的最高水平。”房浩說。

然而,在很多人的眼中,周翔完全沒必要這樣拼命。“國務院特殊津貼”“全國‘杰出工程師’鼓勵獎”“上海市科學技術獎一等獎”“北京市科學技術獎二等獎”“中國國防科技工業企業管理創新成果獎一等獎”……幾十項的榮譽和獎勵,本可以讓他走得更加從容和放松。

但在周翔看來,做好企業一定要有“做事”的態度,而非“做官”的心態,“我對于物質、對于當官沒什么欲望,在追求目標的過程中,我只是不斷發揮出自己的技術優勢,執著地做自己的事情而已。”

當下,周翔離自己定的目標越來越近,而對于未來,他初心依舊。

“作為航天企業,靈魂一定是持續的技術創新和不斷先人一步的精神,這應該成為我們企業的內在驅動力。這個過程會很難,但是路徑一定不會改變。”周翔這樣說道。(文/郭倩、李卓聰)

 

k9彩乐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