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前位置: 首頁 新聞中心 航天人物 正文

弧光焊花中的不平凡——記航天晨光東螺核電班組焊接高級技師虞貴軍

發布時間:2018-07-11    信息來源: 航天晨光


一步一個腳印,從一個沒有任何經驗的學生,成長為能獨擋一面的高級焊接技師。20年的時光鐘擺上,印記著航天晨光東螺核電班組焊接高級技師虞貴軍無數個枯燥重復、汗流浹背、焊渣飛濺的日子。

焊槍就是他的武器

第一次接觸焊接,虞貴軍只有16歲。剛上中專的他,怎么也沒有想到,輕輕拿起的焊槍就像士兵手中被視為第二生命的武器,成了他身體的一部分,至今已超過20年。

縱使初次接觸焊接、遇到諸多困難,也沒有讓他退縮半步。他不放過任何學習的機會,踏踏實實向廠內多位有不同焊接經驗的老師傅求教。憑著這股子執拗與熱情,他很快熟練掌握了埋弧自動焊、手工電弧焊、氬弧焊、二氧化碳氣體保護焊技能。愛琢磨愛較真的他,終于在工作中掌握了許多訣竅,焊縫一次合格率始終保持在98%以上。

焊接是個對體力和耐心要求都很高的技術活。年輕的他體力不成問題,可是正值青春年華,天天對著焊接材料和焊槍,難免偶爾會有厭煩。每當這時候,他都會在心里告誡自己,堅持堅持再堅持。那一天,他的練習也會比往常更持久。

每次提起焊槍,他都要求自己深吸一口氣,排除一切私心雜念,靜下心來才開始焊。一口氣下來,焊縫又直又漂亮。后來,他在搶急要件時能保持標準焊接姿勢,一蹲就是數小時,沉穩成了他最大的特點。

不服輸是青春應有之意

核電行業,客戶對非標金屬膨脹節要求相當苛刻,尤其在核電技術不斷地發展、產品結構越來越復雜、焊接質量要求也越來越高的今天。例如,某核設備有限公司定制了6件核二級800口徑金屬膨脹節,一端是方形鍛件,一端是圓形,并且要求波紋管與接管的連接形式為對接焊,且要達到100%射線檢測一級合格。

對于柔性管來說,兩端結構不同會造成重心不穩,對裝配、起吊都帶來難度,并且1.5 mm的波紋管要求,對接焊意味著錯邊不能超0.2 mm,難上加難。波紋管與方形鍛件的焊接間距僅有30 mm,對接焊的工藝評定需要通氬氣進行背面保護,背面保護不好或焊接控制不好也無法達到射線檢測一級合格的要求。因此,從裝配工裝、起吊工裝到焊裝工裝,都需要進行非標設計。核級膨脹節盡量不用焊于本體的工裝,這給工裝設計造成了很大困難。

經過與工藝人員幾天的反復討論,虞貴軍設計出了適用于方形鍛件對接焊的一套裝配工裝和一套氣體背保工裝。經過模擬件焊接試驗后,發現焊接過程中背保工裝和裝配工裝會互相碰撞干涉,經過反復討論和多次嘗試后,拋開了最初只著眼于一道焊縫一道焊縫焊接的工裝,設計出了從整個膨脹節所有對接焊縫一起背保的整體工裝。

最終,在該套工裝的使用下,他憑借穩定的焊接發揮,該批膨脹節環焊縫射線檢測全部一次合格,深受客戶好評。產品交付后,客戶決定將后續同類產品全部交由我公司制造。


“有問題找老大”

如果說個人的能力是靠勤學苦練日益提高的,那帶領一個團隊整體水平的提高就需要更為全面地付出。“有問題找老大”是大家私下俏皮的口號。虞技師就是他們的大哥哥,哪怕是在情感上遇到問題,都會和他聊聊。

虞貴軍在自己不斷學習的同時,鼓勵小組成員再忙都不能放棄學習。在平時工作中嚴抓產品質量,注重對組內年輕成員的傳、幫、帶。看到誰遇到困難,他都會毫無保留地傾囊相授。

如今這個平均年齡29歲的10人小組,有1個技師,6個中級工,3個初級工。每天的例行晨會上,他會把當天的工作安排告訴大家,那些難度大、要求高、時間緊的活,會毫不客氣地留給自己。

技藝高超的虞貴軍,為人卻十分謙遜。他一直說,自己很普通,真的沒有什么特別出彩的地方。其實他不知道,像他這樣心有精誠、手有精藝,努力把每一件簡單的事做好、把每一件平凡的事做好的人,已經很了不起了。在這個復雜的世界里,唯有對手藝簡單執念,才能在弧光和焊花中閃耀不平凡的人生。(文/王燕)





k9彩乐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