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前位置: 首頁 新聞中心 航天人物 正文

2018航天科工感動人物候選人事跡——航天建設肯尼亞公司團隊:神秘非洲寫下航天亮色

發布時間:2019-01-03    信息來源: 中國航天科工

“那里生活很單調,三點一線,周邊環境有些混亂,也可能會有安全隱患,以前有朋友在住宿區散步都被持槍搶劫了。”這是35歲的謝望鋒在來肯尼亞之前,中國航天科工所屬航天建設肯尼亞公司領導跟他談話的內容。但最終,他還是決定和陜西的兩名老鄉一起來到了非洲。

公司成立前,從2013年開始,胡景往返中國與肯尼亞已是家常便飯,用他現在的話就是“來這都跟回第二個家似的,沒啥習慣不習慣的”,“在獲得電網項目信息那段日子,沒辦公場所,幾個人在中國城附近租了間房子,交通極為不便,溝通也有障礙,東拼西湊地把想表達的意思硬是說清楚了。但就是有個勁兒,覺得這項目就得拿下,天天約人談,談完了天也晚了,回到租的房子打算隨便做點什么的時候,早已經餓得前胸貼后背。”肯尼亞團隊就是憑著這股韌勁,在2015年拿下了這個6億多元的國際電網項目。

2018年春節,是很多員工第一次在海外過年,也是他們第一次的團隊合作——為央視網絡春晚錄制合唱視頻時,似乎掩蓋了些不能與家人團聚的遺憾。再回憶起這段經歷,大家還是津津樂道,“印象最深刻的還是錄制祝福視頻時,經歷了沙塵暴、暴雨和彩虹,一下雨我們就躲車里,雨一小就跑出來錄制,反反復復很多次,直到錄制滿意,衣服也濕透了,彩虹也出來了。”趙紅霞笑呵呵地說道。節目播放當天,大家在會議室看網絡直播,鏡頭雖然只有3秒,但很多同事都濕了眼眶。這份激動的心情不僅是上了央視春晚,更多是來自背后那份共同努力的結果,還有作為中國人在海外為祖國送祝福的那份自豪。

去年的春節,對翟建華和李國龍兩人來說也是值得紀念的日子。為緩解大家的思鄉之情,公司組織大家外出散心,翟建華想讓部門的小伙子們放松放松,主動申請留在公司駐守。大家喜歡叫他“翟哥”,他一個人在內羅畢度過了春節,說起來這也是他第二年沒能春節回家了。

承接工程像是接力賽,工程部的同事就在前方準備接棒。收到項目開工令時,“80后”的李國龍背起雙肩包就啟程了。雙肩包里就塞了一個筆記本電腦,幾身換洗衣服,用他的話就是“因為我也不知道要準備什么,人去了,就總有解決問題的辦法吧!”他是地地道道的陜西人,操著地地道道的一口“陜普”,現在,他可是操著一口標準的“陜英”。他在項目上所經歷的一切,在你我看來,可能終身難遇。

項目在偏遠地方,租住的房屋比較簡陋,一個人住,他自己做了個捕鼠器,每天聽老鼠“噗通”掉進他做的陷阱里,他就特得意。周邊學校有次組織學生去工地現場觀摩學習,邀請負責人“Mr.Roy”給他們講講,李國龍說他當時看著圍繞他一圈不同膚色孩子們好奇的目光時,被突如其來的要求嚇懵了。很快他操著“陜英”,拼湊著英語單詞向孩子們介紹著項目。“你們一定要努力學習,要走出去看看,然后用自己學到的本領來建設自己的國家。”他經歷過“巷戰”,槍聲響起的時候他蹲在一個小賓館的玻璃窗下不敢動,怕一個不小心著了流彈;他也經歷過惱人的大小雨季給項目帶來的阻力。肯尼亞的天氣很好,人很友善,可是意外也很多。

非洲人和中國人在時間觀念方面存在差異,當地人更習慣于慢生活。后勤“大哥”趙雪為了一張電費發票催了半個月;多才多藝的“老肯”陳方琳為了推動辦理工作簽證那段日子簡直要住在移民局,辦公室見不著人;團隊“老幺”呂雅文為了不耽誤報稅要把稅務局當家了,得全程盯著……這些做事雷厲風行的姑娘,硬把脾氣逼了回去。有次,有著10年非洲工作經驗的副總劉敦杰和翟建華乘著搖搖晃晃的小飛機趕到埃爾多雷特,就是為了見到業主領導,為公司項目提出付款訴求。他們5點下飛機,一直等到8點半見到客戶,對方提出要吃早餐,在餐桌上,劉敦杰坐在旁邊耐心地解釋,總算結果還不錯,又乘著搖搖晃晃的小飛機趕回內羅畢開會。

一群有擔當的年輕人,帶著夢想來到了這里,但他們也是爸媽眼中操不完心的孩子,是愛人不能缺少的依靠,是兒女成長中離不開的父母。他們就是普通人,沒那么特別,生病的時候、想家的時候、困惑的時候一樣會躲起來偷偷掉眼淚,然后轉身,毅然投入工作。因為,家人的鼓勵,公司的平臺,國家的支持……這份責任與擔當,辜負不得。

在肯尼亞的故事中,每段情節都是拼圖的一角,總有一天,它會合并組成一幅完整的畫,成為每一位在非洲打拼過的航天人生命中最珍貴的色彩。(文/張溶)

k9彩乐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