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前位置: 首頁 新聞中心 航天人物 正文

劉朝輝:從意氣書生到沉穩工匠

發布時間:2019-03-19    信息來源: 中國航天科工

時間定格在2006年的一天,中國航天科工二院699廠的車間尤為忙碌。一個身影正在機床前為零件打孔,突然他停下了機器,本該金屬色的鉆頭開始變色,必須要馬上取下來!

取鉆頭時,他的手微微有些顫抖,額頭上也滾下汗滴,雖然鉆頭最后安全地取了下來,他的胳膊卻不小心被觸及。還未來得及處理傷口,他就發現手邊擦機器的棉紗冒起了煙。就在年輕人手忙腳亂之時,出現狀況的棉紗被一雙略顯粗糙的大手抽走,師父向他投來安撫的眼神。

這次小小的事故,使得他深深意識到自己還是個“書生”,從理論到實踐的路,還不知有多長。

這位年輕的車工,就是劉朝輝。時隔13年,這位“書生”已經蛻變為擁有全國技術能手、高級技師等榮譽的“工匠”。

學徒生涯,尚未脫盡“書生氣”

2006年,劉朝輝作為第一個被分配到車間的大學生,來到了二院699廠。當時車間工人的整體教育水平普遍不高,技校生占大多數,正巧缺少一個能夠舉一反三的大學生,所以劉朝輝的加入無疑是個“大新聞”。

對于這個身份的轉變,他最不適應的就是實際操作與書本知識的不匹配。有一件事至今仍讓劉朝輝印象深刻,那還是他剛開始實習的時候,當時師父給他留了個編寫程序的作業,劉朝輝覺得簡直小菜一碟,他用自己在學校學會的理論知識很快就做出了程序,滿心認為自己會得到稱贊。但師傅看過后,卻親手把他的參考書扔了,這樣照貓畫虎的程序怎么可能用得上?

扔書只是手段,師父王保森的目的是要他褪去“書生氣”。王保森是當時二院699廠里為數不多的特級技師,是車間里名副其實的“大師”。劉朝輝至今都很感謝師父,這是他進入行業的領路人。

師父告訴他,車工剛入行,主要的工作就是磨刀,對幾百根車刀做無數次修整,這就是基本功的練習。所謂“車工一把刀”,就是要時時刻刻都在打磨,直到把長條的車刀磨到手里拿不住為止,周而復始。剛入行做學徒的幾個月,劉朝輝都是在磨刀中度過的。這項工作非常枯燥,但是必不可少。能不能通過這幾個月枯燥工作的挑戰,是判斷一個人能否入行的重要“考核標準”。工匠所有的記憶和感覺,都在手上。

劉朝輝的車床旁放著一盒配件,圓潤地閃爍著金屬特有的冷銀色光澤。他介紹說,普通零件經過他們一套加工工藝,價值能夠提高幾十倍;物品的耐熱性、力學性能等都能得到質的提高。“那些臟兮兮的毛坯,經過自己的手變成一件件藝術品,我很享受這個過程。”他說。

而正是這樣的成就感與幸福感支撐著劉朝輝克服了從大學生到車間工人的心理落差,起初有些彷徨的他,隨著工作內容的逐步深入,逐漸愛上了這個崗位。“譬如一個零件,剛開始我每天只能加工10個,但隨著技術水平的不斷提高,現在每天能夠加工100個了。這種每天都能看得到的進步讓我享受其中,工作當然值得做下去了。”劉朝輝笑著說。

執著鉆研,因為真心熱愛

隨著實習與學徒期結束,劉朝輝認定了自己熱愛車工這個行業,熱愛這個需要技藝、更需要動手,永遠需要精益求精的行業。

劉朝輝下起功夫來一點兒都不含糊,有種零件行業標準的極限加工精度為0.2毫米,許多人都斷言這已經到達極限了。但劉朝輝不肯放棄,他通過大量查閱論文和實操視頻,最終打造了一套屬于自己的特別工裝,將這個零件的行業極限精度記錄推進到了0.06毫米,相當于半根頭發絲的直徑。

無論是“小活”還是“車桿”,別人越怕干越不愛干的活,劉朝輝越玩得“如魚得水”。在2017年“中國大能手”官方投票網站上你會注意到這樣一個鏡頭,“鐵杵磨成針”不再是辛苦的難事。一個小伙子利用數控車床秀了把絕活,將一根鐵棒很快就可以加工成一根繡花針,這個人就是劉朝輝。

車間所有同事都認同劉朝輝干出來的產品是“精品”,這是因為在滿足苛刻的尺寸、精度要求之外,劉朝輝甚至能做到讓刀紋整齊劃一、均勻美觀。所以,哪怕是上百件一樣的產品擺放在一起,最搶眼的肯定是“劉朝輝出品”。

有一次,有種型號生產周期緊張,而常用的工裝在使用時壞了。如果重新采購,時間周期耽誤不起,于是,急需工裝的師傅找到劉朝輝尋求幫助。劉朝輝當時沒說什么,經過一個晚上的鉆研,第二天就做出一個一模一樣的工裝,拿去測試,和之前常用的工裝不相上下。

目前,劉朝輝除了進行課題攻關、工藝研發等工作外,他更多地將精力投入到技術絕活的傳授上,要將從師父那里和這些年自己研究的一些絕活傳承下去,為航天事業和國防建設培育更多的航天工匠。(文/劉亮)

k9彩乐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