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前位置: 首頁 新聞中心 航天人物 正文

腳踏實地 用奮斗成就出彩人生——記全國技術能手二院699廠王懿海

發布時間:2020-11-26    信息來源: 中國航天科工二院

人物小傳:王懿海,二院699廠加工中心操作工特級技師,第五屆全國職工職業技能大賽亞軍,“全國技術能手”“航天技術能手”獲得者,長期從事我國多個航天產品的科研生產工作,為航天事業做出了突出貢獻。

加工中心操作工就是根據設計的零件圖紙借助加工中心進行加工零件的工人,主要加工一些復雜曲線曲面輪廓、精度要求高的零件或用普通機床難以加工的零件。在加工中心,隨著機身顯示屏上由數字、字母和符號組成的指令不斷跳動,鉆孔、球面、平面、曲面……零件也就一件件被打磨出來。這就是王懿海每天的工作。

十年磨一劍 霜刃展鋒芒

2000年中專畢業后,王懿海進入二院699廠從事一線生產工作,他的工位就是圍著一臺普通銑床設備進行零件加工作業,當時數控設備零零散散地分布在整個廠房里,這些數控設備僅僅是裝上了顯示面板,可以進行簡單的手工編程,這些當時可都是搶手貨,只有那些經驗豐富的老師傅們才能操作使用,剛畢業的他只能遠遠觀望。

“不會就要弄懂。”這是王懿海的口頭禪,看著別人可以操作數控設備,心里總是不服氣的,為此他購買教材自學數控加工技術。

2005年,王懿海第一次報名參加二院數控加工“天劍杯”操作比賽,比賽要求選手根據圖紙人工確定加工點坐標,在設備內進行編程操作,比賽的試題就是制作一個零件,往往比賽結束,基本加工成型就可以拿到名次了,考試的比賽點也都是一些基本元素,如加工孔、槽和外形的基本尺寸等。即便如此他也沒有殺進二院前十名。

“別人可以的,自己也一定可以做到”靠著這股不服輸的勁頭,他每年都報名參加比賽,不會的就天天跟在廠里老師傅后面“偷學取經”,這幫助他打下了數控加工扎實的基本功。

直到2015年,他參加第十次選拔。此前,多次殺進北京市比賽,多次走上全國比賽的舞臺,卻一次次敗在了全國技能大賽的領獎臺前,一次次的失利磨掉了銳氣,卻讓王懿海更加沉穩。

此次比賽零件變成了3個裝配組合的零件,每一個零件的加工元素包含了曲面、螺紋、刻字等等,而且零件的尺寸公差和形位公差極其苛刻。比賽時,第一件產品順利加工出來,第二件和第三件零件的毛坯料也就送過來了,他信心滿滿地開始第二件產品的加工,編完程序,第一刀下去,王懿海就發現程序中一個很大的錯誤,由于對圖紙上尺寸標注理解的誤解,造成零件過切,本來該有的槽被一刀“抹平”。

王懿海的節奏被完全打亂了,作為賽場上的一名老選手,他當機立斷,放棄這個尺寸的評分,平靜下來繼續后面的加工作業。比賽考驗的是作品的“完整與精準”,憑借出色的技術,他在規定的時間內完成規定零件的加工和裝配,在綜合筆試成績后,最終獲得個人第二名。

“最感謝的是教練王師傅,他常常說甘愿將自己的‘肩膀’‘借’給廠里的年輕人,他也是這么做的。”

作為當時的教練,王保森說道:“選手走到全國決賽的舞臺上,技術實力已經很接近了,比賽考驗的更多的是選手的心態。懿海不一定是最優秀的,但他卻是最拼、最努力、成長最快的,遺憾的是距離冠軍只差那么一點點。”

“產品質量要過得去自己的關”

從普通工人到特級技師,王懿海每一步都走得相當穩健。

第一次接到加工任務,當時,任務下來,按照零件設計尺寸進行加工,零件表面有一個螺紋孔,當時由于經驗不足,他沒有將螺紋孔的底孔尺寸一次加工到位,最終螺紋超過設計尺寸要求公差。為了處理此次超差事件,車間領導、工藝人員、檢測人員以及班組長緊急組織會議,多次與設計方溝通最終同意超差修改配套零件尺寸公差。

經歷此次事故,他認識到“產品質量要過得去自己的關”。

“不能滿足于簡單操作”,懷著這樣的信念,他不斷總結,摸索規律,形成自己的一套加工方式,先后攻克了多項技術難題。車間檢驗員最害怕的就是檢測他的零件產品,一方面,王懿海加工的零件往往都是那些令檢測人員頭疼的精度等級,都需要借助特殊檢測手段才能進行檢測。另一方面,他對自己產品特別較真,他要知道自己加工的產品精度公差在什么范圍,還有哪些區間可以提升都要弄清楚。“航天產品更多的是數以萬計的零件裝配組合,最終達到標準,我們在生產加工時就要想方設法減小公差,能做到0.005毫米絕不做成0.01毫米,有時就是為了這0.005毫米,也要全力以赴。” 王懿海一直將“極致”作為標準要求自己。

“我的肩膀也是給他們踩的”

2018年9月6日,在第六屆全國職工職業技能大賽加工中心操作決賽頒獎現場,當大賽總裁判長宣布獲得加工中心操作工個人第一名是趙宇時,全場的鎂光燈都定格在臺上正中央,沒有人發現臺下的王懿海開心地哭了。由于全國大賽上取得前五名禁止以選手身份再參加比賽,與冠軍的失之交臂一直是王懿海心里的痛,此次他以教練的身份重新回到賽場,看著趙宇接過冠軍獎杯,那份遺憾終于得到了補償。

作為教練,王懿海有自己的想法。

他會為選手準備幾支彩色的熒光筆,比賽訓練拿到圖紙上面全是密密麻麻的尺寸,二維圖紙很亂,不能第一眼分辨出尺寸所在的平面,很多時候一個不注意一些隱蔽的尺寸就會讓所有努力前功盡棄。不同顏色的筆代表不同深度,特殊標記的重點尺寸會用熒光筆加重,這樣一張很亂的二維圖就會立刻層次分明,不會出現過切等問題。

連續六個小時內要保證連頭發絲十分之一不到的尺寸精度,并完成零件加工,就要學會“擠時間”。選手訓練,他會在旁邊將他們從裝夾、加工、校正……每一個環節需要多少分多少秒,都掐表記錄,整理成筆記,“擠時間”最重要的是節奏的把控,必須合理安排比賽節奏,第一步做什么、下一步做什么都要驗證合理,確保6小時內設備和人都處于工作狀態。

“教練很會挖坑,每次訓練試題,看上去千篇一律,殊不知他就已經改了其中一些關鍵尺寸。”訓練中,每次趙宇的圖紙跟別人的看上去一樣,仔細一研究,細節之處總會有一些尺寸參數發生改變。

同時,王懿海深知,比賽場上考驗的除了選手的技能水平,更多的是對心態和臨場應變的考驗,如何應對現場突發狀況,做到臨危不慌,他可以說是想法設法地給趙宇“下套”。模擬考試中,設備上少一把刀、夾具上少一個螺釘、機床參數被篡改……各種“招數”層出不窮。趙宇每天從早上6點到晚上10點收工睡覺,容不得絲毫的松懈,時刻要防范掉進教練的“坑里”。

作為全國技能大師王保森工作室中的一員,他現在更多的是傳道授課,比賽更像是一場“應試教育”,而科研生產工作更應該是一場“素質教育”,他的業余愛好就是閱讀現代加工技術前沿的論文,將所學所獲轉換到實際生產中,普及到一線操作者手上,更好地服務于科研生產任務。

王懿海總是想在最前、做在前面,他總說“一個企業的成長與發展,一定要有一撥有理想、愛琢磨、肯鉆研、有創新能力的人,我的肩膀也是給他們踩的。”(文/劉亮)

k9彩乐园